Friday, 22 July 2011

金剛經

有日在家用電腦時, 耳際傳來操不咸不淡廣東話的男聲, 原來電視台的假日影院正在重播「夏日的麼麼茶」, 主角是任賢齊, 難怪。 對不純正廣東話一向有種莫名的煩厭, 因為不悅耳, 也就沒有耐性去調較耳朵,不涉歧視, 是個人喜好 ;每次看到那個必理痛廣告, 聽到庚澄慶的獨白和那句「必理痛特強傷風感冒丸, 我嘅選閘」(他是把「擇」讀成「閘」), 即時一股心煩湧出, 差點要吃頭痛藥。

究竟是立場不堅定還是甚麼原因, 那來自台灣, 同樣操不純正廣東話的金剛, 他的不純正比前兩者有過之而無不及, 覆蓋更多, 廣告、 劇集、綜藝節目, 無處不在, 更有愈演愈紅之勢, 甚至有故意把廣東話愈讀愈歪之嫌, 為甚麼又可以接受, 甚至覺得金剛有點可愛?

原來凡事都是要看整體的包裝, 金剛他光頭, 長相絕對不是英俊, 在他身上找不到型格, 他賣的是可愛, 戇直, 於是不正音的廣東話加諸他身上便成為他包裝的一部份,如果他字正腔圓, 反而顯得平凡。

是這樣的, 你和別人做同一件事, 人家成功, 你失敗, 你出垃圾, 他出垃圾, 為甚麼他的垃圾大賣, 你的垃圾被送往堆田區?你送花, 他送花, 為甚麼他就會把別人追到手? 你仍然是一條溝唔到女的可憐蟲?

金剛的例子只是証明, 垃圾不是人人有資格做, 別人做到, 你做不到, 是因為那不是你的長處, 本業,配合不到你的本性, 當然也是因為遇不上有緣人; 是故沒有必要憤憤不平,不要執於比較結果;暫停, 開始過。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