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December 2008

抬起我的頭來

當我乘的士由銅鑼灣往跑馬地,終於可以抬起頭,理直氣壯的對的士司機說:「唔該,跑馬地。」多得短加長減。
的士收費實施短加長減以來,我是多付了車資的。「長減」我得不到好處,「短加」又多付了錢,但我還是頗支持這個收費計劃,因為從此我可以大模斯樣的坐短程的士。
短程的士是生活必需,廣播道往樂富,會展到怡東,銅鑼灣往天后,但沒有一程是比銅鑼灣往跑馬地更容易惹毛那些的士大佬。是否的士進入跑馬地就會行衰運呢?差不多每一次在銅鑼灣上車,司機一聽到跑馬地,不是jip 一聲,就是嘆氣,好像遇著大種乞兒或瘟神,或叫他衝落海一樣,每次也幾乎吵架收場。所以如果我要由銅鑼灣入跑馬地,不趕時間的話,免得過我也會選擇乘電車,費事付錢來受氣。我也不想講那些敬業樂業,服務性行業應有的服務態度等等廢話,明的話就不會動不動堵塞交通,視擾民為本錢;行業裡有害群之馬就會拖垮整個行業予人的印象。總之我現在多付兩蚊雞已為我解除了乘短程的士的心理障礙,值得。
就是因為那些歧視短途客的司機,盡可能我都不會給他們機會來賺我更多的錢。我要乘長途的的話,我會call相熟「八折的」。司機有禮貌,盡責有交帶,可以預早call 定,繁忙時間也毋需等候;「長減」之後,「八折的」變「八五折的」,收費和以前差不多但也較「長減」的正價的士便宜,幾十蚊事少,最重要的是不會遇著曾經jip我的司機大佬。

2 comments:

lululu said...

so true!!! i would definite pay a little more to avoid those jip我的司機大佬!!!!

u know, taxi is our lives!!!!

聶秀康 said...

時間久了,環境好了,他們又會再jil過再long face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