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0 July 2008

德政

我家沒有外傭,沒有小孩,電費不是我交,不是住公屋,不是長者,不是傷殘,不拿綜援,我沒有從特首剛宣佈的措施中得到一分一毫。我不是不恨錢從天降,反之非常恨,恨的程度希望六合彩一星期開七次,但我很快樂,那些快樂不是那一千幾佰可以帶來的。當我聽到政府會撥數百萬給消委會替市民格價,於是闊別24年的豬牛羊價格再度出籠,我心感興奮!試想想以後每朝9時前,在電台會聽到分區的街市價格,是何等的retro,如果可以在叱咜903播出,由林海峰做anchor,由他冷冷的語調讀出:菜心每斤4蚊,枸杞每斤7個半……我聽得更開懷。
嶺南大學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香港快樂指數 2007」調查報告顯示:2007年香港整體人口的快樂指數由2006年的 70.6下跌至07年的 67.2,跌幅為 4.8%。
2007年股市大旺,街頭至街尾人人賺錢,經濟環境良好都尚且不太快樂,原來金錢與快樂並不一定掛鈎。
當然人人對生活的要求也不同,困是甚麼也因人而異,未必全因為錢。
政府為市民/曾蔭權為自己紓困都是採用雞脾打人牙骹軟的方針,有錢使得鬼推磨,派錢是最直接且簡單的方法。短線來說應該可以止一陣咳,不過距離可以令人快樂起來還有一段距離。政府親市民所親,除了派錢之外,實在要想想如果善用庫房的銀源去為市民分憂。市民有甚麼憂?還不過是人之常情。
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大都會來說,香港的老人福利之削絕對是有失身份。
生果金每個月$705…等候入住老人舍動輒等到百年歸老也望不見岸。如果政府可以改善一下福利政策,投放多些資源,那麼當我們看到雜誌報導一些老人院環境如何惡劣,職員如果虐待老人也不用看得背脊涼一涼,開始擔憂如果自己沒有能力,父母或自己的晚年就會如此的過。政府如果可以幫幫忙,讓我們身為子女的煩少一瓣,我想比起千八蚊電費補貼總更能提升一下快樂指數,沒有人會為了那些外傭稅,書薄津貼而笑的,只會覺得不夠多,不夠好,有漏洞。
我想曾特首也不似只識得派錢絡民心的貨色,我對他還是有一點點期望。
一點點啦。希望他的政府可以帶來比街市價格更能令我快樂的政策。

1 comment:

火木 said...

林海峰以前早上商台真係曾經以「龎富」為名講時事笑話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