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July 2008

花樣有緣

年初看了今屆奧斯卡女主角的得獎電影[粉紅色的一生],惱恨如此好電影為何上畫時不上戲院看,偏要等人家贏了獎才跟紅頂白的買回影碟追看。
究竟是我上戲院太少,看好戲少,爛片多還是甚麼原因,我再一次惱恨自己為何現在才看[花樣奇緣]。說長不長,說短不短,那隻VCD買了回來足有1年,盒面上封了塵,一直沒有意欲打開它,我歸咎個中文名改得衰,乜乜奇緣物物奇緣,聽到都打喊露。直至,有個信得過的朋友向我推介,是他一句:女主角死的時候53歲孑然一身,聽落像一套有內容的電影,適逢配合我想看有內容而非得啖笑,毋需帶腦看的電影的心情,緣份來到,就把影碟放進了步步高。

步步高有沒有因為這部電影而感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電影完結時,用一個較潮的方法去形容我是:O哂咀。
松子由一個平凡的教師,變為舞孃,再成為階下囚,經歷人生跌宕的極致,松子都能以樂觀的態度從容走過。她一生竭盡全力都追求愛,只要有愛,甚麼也可以付出,義無反顧,愛雞隨雞,愛狗隨狗。可惜,每一段感情都令松子痛心,但她仍然勇敢地愛下一個,留低是地獄,離開也是地獄,有人陪著落地獄,好過一個人落地獄,松子就是因為這股渴求愛的動力令她面對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雖然不乏男人,但終於到了50歲也成了脾氣古怪的孤獨老人,最後在生命燃起一線希望時,無辜地遭一群青少年殺死。
一生如此,你說悲不悲衰。
但雖說悲衰,松子在每一段感情也得到短時間的慰藉,當下的溫暖,其實又悲唔哂。
松子渴望愛是因為她在家庭中得不到愛。父親因為將所有愛都傾注患病的妹妹,至令松子要離開家庭,去尋找愛來填補這個缺口。這是松子一生的遺憾,直至父親去世,她才從父親的日記中知道原來父親並沒有忘記她。
松子的妹妹更是她心中的一根刺,由妒嫉至憎恨,因為她,她得不到父親的愛。可是,松子的妹妹就像松子對她的男朋友們一樣的不離不棄,而離世前還是記掛松子回家了沒有,這是大愛。
當松子死後,踏上天國的階段時,迎接她的就是妹妹,松子展露了滿足的笑容,終於松子找到一個最溫暖的懷抱。
這部電影是關於愛,不是愛情。

更多人讚的是導演的拍攝手法,用了華麗繽紛的tone and manner 去演繹一個悲劇人生,在最慘情的時間笑著唱首歌你聽,反差更大。
笑著悲哀比哭著悲哀當然更悲衰。

之前我說惱恨自己為何現在才看這部電影,想深一層也不是。
凡事講timing,可能早一年半載睇,我又冇覺得咁好睇,都說是緣份。

3 comments:

講開又講 said...

之前從未覺得中谷美紀如此有魅力,直此"making of"訪問那段,依然很有光采。

Anonymous said...

我睇完唔止o咀, 直頭係喊到收唔到聲, 呆左坐係度發傻...

Sze Kiu said...

我由半場, 佢愛上個學生果段開始喊, 喊到佢迷上光genji先收聲, 到尾聲又岩到豬頭~

我覺得係近年最慘的慘情戲,最慘係佢色彩繽紛咁講最慘的事~

but, 散場時我聽到後面妹妹仔話下妻好睇啲, well, 我覺下妻好睇, but冇可能好睇過呢套, 又可能, 妹妹愛下妻, 中女愛花樣, 心態問題, 冇得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