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7 April 2009

為民主而變得專制

有人問,為甚麼不寫陳一諤?那位發表六四異見的港大學生會會長。

老實說,如果他不是有港大學生會會長這個身份,我覺得他的言論是沒有值得討論的價值。如果陳同學只是一個維園阿伯,他的言論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迥響。

社會上是可以有不同的聲音,此謂言論自由,但如果你以某個身份發表言論,那就代表了那些人的立場。六四是學運,學生應該站在同一陣線,義無反顧地。

故此,陳同學言論一出,立即引起校友反擊。

有關言論,除了說柴玲是「走佬學生領袖」有侮辱人之嫌,其餘那些我都覺得問題不大。問題不大不代表那是對的,那只是一個人對一件事的見解。為甚麼不可對六四有另一些看法,他的立場並不代表你的立場,為甚麼一談到六四我們便要專制起來?六四幾乎是一個比神更不可侵犯的象徵,這不是一個可以理性討論的題目。廿年以來,一直說要平反六四,還所有死者一個交待,我更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歷史以後自有公論,不支持六四的人就由他去吧。

以身擋坦克的人,用性命爭取民主的人,他們最反對的就是獨裁,因為他們知道自由的可貴,也會尊重他人的自由,自然不會強迫他人站在他們的立場。

不要對所有六四異見太過執著,有心人,心裡面總有一點燭光,為六四所有亡魂,永遠燃亮。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