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9 January 2010

警察‧醉娃‧酒品師

醉娃掌摑警員事件,注目度超高的除了那鏗鏘有聲的一巴掌,就是被摑警員的反應。
有人覺得這位警員應聲而不倒地,慢半拍才慘叫一聲,慢動作地身子一軟,是不君子行為,差點由原告變成被告。


這位警員的詐死計弄巧成拙,都因為他十分之差劣的演技,反應太慢也太誇張。有被摑經驗的人都應該知道被摑之後只會扯高血壓,一巴掌絕對沒有令人癱軟的能力, 而且大家從片段看得清楚, 醉娃那一巴掌是狠狠的摑在他臉上,不接近他的耳朵,「聽唔到嘢」之說假大空得過份。
警員所以要造這個反應,相信都是想「造」那個醉娃「造」得狠一點。你認為警員不想回摑那醉娃嗎?他絕對不能,掂一掂醉娃也不能,大聲喝她一聲也不能,發惡從來不會得到同情,倒不如使出軟功,扮蟹少少,好過和這個醉娃硬碰。


我對香港警察永遠都寄予無限同情,子彈要擋,不三不四的醉娃一巴掌也要擋,這份工辛苦。


做得到如此妄顧法紀,違背香港核心價值的醉娃(如果衝擊立法會的群眾是違背香港核心價值,公平點說,這個醉娃也是。) 除了酒精撐腰還有非一般的家庭背景也助她一把,但個人操守是最大的禍首。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我反而想了解Amina Mariam Bokhary好人好者,來自上等家庭,酒品為甚麼如賣藝的曹格?她會不會患有情緒病而不自知呢?還是家庭教育只涉政治財金系,沒有品格這方面的提點?


艾美娜素有前科,剛因為同樣的罪名完成了24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很明顯社會服務令不能起到阻嚇作用,治標不治本,今次審理這單案的法官面對被告的特殊背景被全盤起底又會如何判決呢?

政府有心打造香港成為紅酒港,間接令品酒師非常渴市,市場上也有很多品酒課程,我看本市更需要的是酒品課程。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N 10」後: 你們的行為不只影响父母, 你們的叔伯、姨媽、姑姐、契姨媽的老爺的表叔也慘被拖落水, 多年努力得來的多多少少名譽, 就被那幾十個之中的一個甥侄掃地。

現在, 我們要教育的, 就不只你家中的化骨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