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March 2009

星期六的下午遇著的兩夫婦

奇遇一定要與大家分享。

大家有沒有到過銅鑼灣的壽司廣?那是一間高級壽司店。
星期六下午想吃一餐悠閒好味壽司,到壽司廣不會錯。
我們被安排坐進tatami房,那間房是有兩張 4 人枱,我坐在靠門口的一張。
我們抵達不久就有一對母子入座靠窗的那張枱,母親30歲左右,兒子約3歲。
我不想批評別人的打扮,畢竟各花入各眼,可能有人覺得一身baby blue juicy couture track suit 是一種美也說不定。不過baby blue 媽咪與侍應的對話,著確令人不得不張開耳朵。

Baby blue:呢個刺身飯同呢個刺身飯有咩分別?
侍應:呢個啲魚生係一片片鋪響面,呢個係刴碎。
Baby blue:咁即係有咩分別?
侍應:一片片同刴碎囉。
Baby blue:咁邊個多啲?

Ok,聽到這裡我又知道這一餐飯將會很精彩。
奇遇在baby blue 的老公現身後開始。
Baby blue 老公簡稱investor,因為甫坐下不久,invester 就告訴baby blue某某個在Hong Kong Inverter 看到他的相片,所以我估invester 是財經銀行界。
論外型是斯文look,戴金絲眼鏡,皮膚黑實,平頭裝,五官端正(當時我心諗baby blue 都算執到),不過中年發福有肚腩,所以要做運動。
他來lunch 前就去打完tennis,因為拿著連球拍連一身運動裝出現。
看他一身運動裝起初有點擔心會否有汙味,不過又沒有,放心。

與此同時,我的一set 16件精緻壽司出現,我便不理他一家人,與友人開始大嚼。
有些事情你不理它不代表它不會出現。
在我將拖羅放入口的時候,眼尾看到有黑影在愰動。
那是invester的一雙穿著黑色襪的腳板。
再提大家一次,我們的兩張枱是並排的,他們一家要坐在靠窗的位置,那天殺的invester將背脊靠著他媽的的窗,將兩腳一伸,我和他腳板最接近的距離不足二呎,我只敢用輕如鵝毛的力度來呼吸,恐防嗅到異味。Inverster 除了將兩腳一伸更會將兩腳一戙,再提大家一次,他是穿著運動裝,那是一件tee加一條長度到膝蓋上3吋的鬆身短褲,代表很容易走光,我完全只憑眼尾感覺這件事情,因為我怕我把視綫移過一點就有機會看到一個陌生男子的內褲或春袋。

我估計invester有機會剛成為了馬會會員,因為他不斷和baby blue談論養馬的事情,例如:「原來」,對,他說「原來」,原來養隻馬一個月要3萬蚊,還大讚陳南祿的馬名叫「時時有機」,英文叫SEIZE THE DAY是一個好名,不過baby blue沒有對他的馬匹言論有任何反應。

最精彩的是,invester叫baby blue:你得閒約啲阿太去滿貫食吓飯,駛吓錢…馬會個會員餐廳,個view 好靚架…
Come on,去滿貫廳食飯都叫駛錢???

除了品味與財富無關,教養這回事與年薪真也沒有關係,不過至少也懂得坐tatami的時候將腿放在適當的位置,避免犯了在公眾場所器械的罪名。
真替他們的兒子擔心,稚子無辜。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點解你唔直接叫果個老公縮吓腳?話晒高級餐廳,如果佢唔理你,你可以同經理投訴,或者安排換位架?

南方舞廳 said...

如果我換位咪聽唔到佢地D對話囉,
找寫作題材是要作出犧牲。

Josephine said...

非常精彩! 為你o既犧牲.. SALUTE!

Anonymous said...

wakakaka... 我遇到呢d情況會咩都唔同個友人講,直至隔離枱走左先再同友人暢談他們之一二事...好賤
m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