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March 2009

月經

剛在facebook 看到一位朋友在並status 欄內投訴女性每月一痛,令她痛不欲生。

立即招徠男男女女的回覆,有人叫她聽音樂,有人提議祈禱,有人叫她不要加班,在公司放火。

經痛的時候就算畢比特對我說愛我,我也會黑他面,怎會有心情聽音樂?

我記得黃霑生前說過他想體驗一下女人月經是怎麼一回事,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說生理的痛楚,只說每個月都總要有幾天不能想做就去做,那種窒礙感已經令人生持續長期奄悶。還有,當年未發明有翼的衛生巾之前,經常擔心白色校裙會出現血染的風采,少女心事由此而來,加上當年的巾都是厚批,在大熱天時和穿多十條底底沒有分別,月經是一件不會令人快樂起來的事情,有甚麼好試?

有些女人很享受懷孕產子做母親,但以上我一項也不打算做卻要白白忍受那每月一次的煎熬,簡直是賠本。有人會說,未試過懷孕產子不算做過女人,那麼男人不去令女人受孕算不算男人?男女永遠都不會公平,我覺得有部份原因是月經從中作梗,令我們定期情緒不穩,影響辦事能力。

由有經期的一天開始已渴望著更年期的來臨,你說月經是多麼的令人沮喪,也令人走投無路,胡思亂想,以下是我和一位朋友的sms對話:

我:我在醫務所。

他:為甚麼看醫生?

我:經痛,想索K,但沒貨,所以看醫生。

他:試試到中學小賣部,可能有得賣。

我:元朗太遠。

1 comment:

readandeat said...

有又煩,冇可能也是一樣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