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2 July 2015

Getting Ready

廣東歌的樂壇離我愈來愈遠,聽,只聽舊歌,就算是所謂的「西歌」,即是在以前會拿來取笑爛歌,現在再聽,也覺得是香港樂壇的文物。對上一次買的廣東唱片是林二汶的,已記不起是多少年前,對於有歌手出碟,已不關心,也不會去買,因為已經是用  KK Box 或者 MOOV 這類線上音樂服務。不過,對於還有希望的歌手出碟還是會留意,和準時上網聽的。

距離上一隻廣東碟「The Key」原來陳奕迅已有沒有出過廣東碟,之前第一首派台歌「無條件」,聽後無甚驚喜,更失望的是不是林夕寫詞。現在還會聽廣東歌都只為聽林夕的詞,不是他填的已經興趣大減。《無條件》填詞的叫袁兩半,作為一個新人,歌詞都算工整,不過太很簡單,用字簡單、感情簡單;簡單是不是不好,但我們到了某一個階段都會追求一些高難度,因為代表自己識嘢。

到了昨天,才知道原來袁兩半是潘源良,而且Eason整張碟也是他填詞。這種承包制很久沒有出現,況且就算承包,不是林夕就是黃偉文,甚麼時候輪到淡出了填詞界,轉行講波的潘源良?連他在訪問都曾說,現在寫詞彷彿要申領牌照,而有牌的來來去去都只是兩位。填詞人都是一代一代的淡出,潘源良已經是上一個年代的填詞人,上一次為 Eason寫的「超錯」真的有超錯的感覺,Eason今次整張碟讓潘源良承包都算大膽。

但據講要改袁兩半這個假名,是因為怕人覺得「潘源良」三個字過時,影響歌曲反應,所以先作一個藝名,試試市場反應。若果不是潘源良,我想我不會有興趣細心閱讀歌詞,整張碟的歌曲很平實,不花巧,看歌名已經知:《老細我撇先》、《無條件》、《人生馬拉松》、《喜歡一個人》、《起點終點》、《心燒》、《萬聖節的一個傳說》、《一個靈魂的獨白》、《夢的可能》。每一首都言之有物,有主題,你估易?

潘源良寫的情歌痛就會用個痛字是痛,浪漫就寫浪漫,他的詞令人覺得他寫時,心裡一定有一個對象,他所寫就是他心想的,沒怎麼修飾,但有一份真摯。
除了感情,也有他的心路歷程。

「未發生 別當真  夢與理想 只有共現實同行
只有將信心 加關心 願我所想所作都不柱這生」《夢的可能》

「如果歸去跟你躲進房間 從此關閉雙眼的界限
誰可知我爭氣熱情未減  怎麼辦 怎麼辦」《起點.終點》

高低起跌,總有的,和最好的潘源良還有一段距離,但至少看得出他仍然有心想繼續填詞。

明天就去買這張碟,為了Getting Ready的袁兩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