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2 July 2015

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

下雨晚上,銅鑼灣繁忙街頭等過馬路,忽然感覺雨傘被大力啄,轉頭怒目而視一港女,港女話sorry。然後,傳來一聲「是我呀!」,sorry,原來不是港女啄我,是一位朋友用啄我把遮的形式打招呼,錯怪了港女,也許場面混亂,她被我的氣勢嚇怕了。

連日下雨,令人脾氣暴躁,可以選擇的話也不願出街,並不因為雨的關係,是要避開在撐傘的人。

如果,政府可以成立「降底食物中的鹽和糖委員會」,也希望能夠成立「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去教育一下市民,擔遮時不碰到別人的雨傘,對很多人來說,其難度是9.99
有一種擔遮方式是把遮當作武器、擋箭牌,用遮掩擋著整個上半身,他們低著頭只要看到自己前面三步的路,當所有迎面而來的人都是敵人,撞過去,使用這一招的通常是哈比人,身高不過五呎。另外一種,他們會把傘擔高一點,剛好過頭,但手絕不伸高,見到其他遮,不會往上找空間,他們樂意用自己的傘進擊別人的「雲精」;開關遮也是一個陷阱,試過被不少向著人開關的遮濺得一身濕。看一個城市的人如何擔遮,可以看到那個城市的公民教育。

香港市民很怕雨,只有一、兩滴雨他們都會選擇開遮,大抵是期待了很久,要把雨傘帶出場,一有雨就非開不可,如女士們一早買好了的雨靴;雨水不會含鉛,接觸少少雨水不會死人的。

最吊詭的是一走在簷蓬底的他們都是撐著傘,完全不明白,已經有遮,為何還要霸著有簷蓬的路來行?這些人用避孕藥套應該會用兩個。

強烈要求盡快成立「在下雨天正確擔遮委員會」。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仲有開遮但有要行騎樓 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