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July 2015

樹的控訴

每顆樹都有它的命 ,不是每一顆樹都能頤養天年,有的會被砍伐,製成紙張,被製紙的,好命水者可以負載「戰爭與和平」、「紅樓夢」、「康熙字典」,流芳百世,運滯的則遇上孌童寫真,孌童寫真都有知音,說不定也會在某張床下底,流芳百世;最死不冥目的就是沒被人看過,已被人送往堆填區。

本市的書展,本身談不上有甚麼書香,只不過是一個特賣場、嘉年華,但淪落到成了書本亂葬岡,實在是墮落。

書商們將賣不去的書本、雜誌毫無惻隱的丟棄,書本的待遇與花市賣剩的殘花無異。不珍惜書本的出版社,做甚麼出版? 自己的生財工具也不珍惜,去賣魚蛋吧。有人為他們解釋道,出版社都不願意為一些賣剩蔗負責付出額外的存倉費,因為價錢昂貴,這肯定又是土地問題。出版生意之難做,人盡皆知,香港出名買書的人少,收入要和發行、作者瓜分之外,其中一大開支就是存倉, 但做這盤生意就是有這種支出, 要是不願負擔、不能負擔,就不要做出版,還是去賣魚蛋吧。

把賣剩的書當垃圾是個侮辱自己行業的行為,是出版社自作孽,而主辦單位不加以管理,是為社會作孽。

貿發局只會急急清場,因為隔天又有另一個展覽,無眼屎乾淨盲,全部送往堆田區,省時省力,鬼有空把垃圾分類。 政府搞的環保政策最叻對市民埋手,收五毫不手軟,對製造大量垃圾的又不去管,一次書展製造次了的垃圾,收多少個5毫才可以抵消?


隔一天,般咸道古樹倒塌,雖說連日下雨所致,但或許樹有感應,知道同類被如此蹧蹋,在這個墮落的城市生不如死,不如自行了斷,早日投胎,下世做樹不要再來只有TreeGun,卻容不下樹根的香港。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