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August 2013

單或雙


電視報導說薄熙來出庭受審的時候, 做出疑似OK的手勢, 可能是向其兒子薄瓜瓜傳遞秘密訊息。 那個手勢除了OK之外, 只可以解讀成為“3”,要是秘密訊息的話, 那訊息真的十分簡潔。不過, 如果是私訊的話, 薄瓜瓜可能解讀到另一個訊息也說不定。

這段新聞令大衛聯想到瑪嘉烈近期一個行為。

最近, 瑪嘉烈拍照的時候經常會單起一隻眼, iD 雜誌封面一樣, 時而單左, 時而單右。拍照的時候單眼, 偶然也可能有一次, 不隨意肌的抽搐有時候很難控制, 但瑪嘉烈近來的單眼照出現得很頻密, 她單眼的原因是甚麼呢?會不會是向甚麼人在傳遞甚麼訊息?
單眼代表甚麼?是打招呼, 是隻眼開隻眼閉,是你好嗎, 我很好, 是快來找我吧, 是我很想念你, 是我等你, 是我愛你, 是海盜的暗號⋯⋯

如果瑪嘉烈不是在傳遞訊息, 那甚麼令到她在相機快門開合瞬間的罅隙中千鈞一髮之下單出一下眼?

會不會是她興奮忘形? 還是瑪嘉烈覺得單眼這下動靜很性感呢? 又抑或她其實向拍照的人單眼? 不, 這不合邏輯, 因為有些自拍照瑪嘉烈也有單眼。

單眼有誘惑的作用,放電技巧的一種, 性感女星的慣技,單眼就是想放電,瑪嘉烈有想電的人?

大衛不大喜歡別人朝他單眼, 某程度上大衛是一個保守的人 。大衛記得第一個向他單眼的人是中學的數學老師Miss Chan。那天, 大衛當值日生, 負責擦黑板, 大衛最憎是擦黑板,這是一項完全不人道的工作,  以前又不流行口罩, 一邊擦, 那些白粉不斷在空氣中飄揚 , 吸入了不特止, 還弄得滿頭滿身都是粉, 真的很討厭。

Miss Chan 到達課室時, 大衛正在擦走最後一行字, Miss Chan  倚在門口, 在等大衛。大衛擦完黑板之後用眼神向Miss Chan 示意完成了, Miss Chan 就以一下單眼回應, 大衛匆匆的返回坐位。

整堂數學堂Miss Chan 的那一下單眼在大衛腦海不停重覆出現, 為人師表做甚麼向學生單眼?如果, 老師在課餘時間講句FUCK都要被公審的話, 當年Miss Chan向一個未成年的男學生單眼, 簡直應該要拿去浸豬籠!

大衛因為 Miss Chan 這下單眼覺得自己好像被人抽水了, 但他又因為這下單眼而心跳加速, 之後那個晚上, 再之後那個晚上, Miss Chan 都出現在大衛的夢中向他單眼, 這是大衛與師生戀這件事最近的距離。

「你隻眼最近有沒有事?」大衛忍不住終於要問。「你怎麼知道?那麼明顯嗎?」「明顯甚麼?」「我跟朋友去試個新科技, 甚麼份子冷凍雙眼皮,怎知做完之後很不舒服, 幸好只做了一次⋯⋯」「你去整容?你本身已經雙眼皮啦, 有沒有看報紙呀?你看王祖賢!你夠靚㗎啦⋯⋯」「這不算整容, 是美容⋯⋯」

如果整容和放電, 單眼和整雙眼皮二者選其一,你想你的女朋友做哪一樣呢?這刻Miss Chan的單眼又隱約地浮現在大衛的腦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