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August 2013

比方說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比方說有一天我要跟你分手, 你會怎樣?」

「可以比方說些吉利一點的話題嗎?例如結婚擺不擺酒, 去哪裡渡蜜月這些。」

「這些不好談,答我啦。」

「如果你要跟我分手⋯⋯哪原因是甚麼?分手的原因會影響我的反應。你有外遇要分手, 我有外遇給你發現你要分手是不同的。」

「大家都沒有外遇, 但我想分手, 你會怎樣?」

「沒有外遇, 但要分手, 即是不愛我,對嗎?」

「又不一定, 只是不夠愛。」

「甚麼是夠?」

「沒有不夠的感覺, 你是知道自己夠不夠愛那個人,不夠愛心裡會有內疚的感覺, 好像欺騙著對方感情過日子,  一起時要裝快樂, 另一方面盤算著甚麼時候離開, 好像做賊一樣。」

「不夠愛便要分手了嗎?月有陰晴圓缺, 人有三衰六旺,今日愛多一些, 明天愛少一些是很自然的事, 不可能永恆的愛到發燒, 今天分了手, 明天發覺感覺又回來那怎辦?」

「這是你的答案嗎?我要跟你分手, 你便會跟我辯論, 嘗試說服我。」

「嗯⋯⋯如果你真的想分手, 我不會亦不能勉強你留低, 那便分吧。」

「就這樣?」「就這樣。」

「那麼無情?」「無情?是你要分手, 不是我, 無情的是你吧?」

「你愛就要爭取嘛。」

「愛也可以是等待, 有沒有聽過Richard Marx Right Here Waiting ? whatever it takes or how my heartbreaks , I will be right here waiting for you…

「不要唱好嗎?」

「情人要走, 一定要讓他走, 不走不心息, 死纏爛打只會惹人生厭, 這個顯淺的道理我還明白的。」

「那麼你會掛念我嗎?」

「你都跟我分手, 還要知道這些把鬼麼?」

「我跟你分了手, 我也會掛念你。」

「你真是⋯⋯情聖。」

「有甚麼原因會令你要跟我分手?」

「嗯⋯⋯無。」

「我不信。我騙財騙色騙感情, 你也不跟我分手麼?」

「你肯騙我的感情, 即是你要我的感情, 我這裡還有你需要的東西, 即是我於你還有一點價值, 就算明知你騙我, 我還是愛你的,騙也是一種愛的演繹。」

「你說的都不合邏輯。」

「愛情是不講道理, 不能計算, 根本算不到。經常聽人說經營一般關係, 說成做生意一樣 , 用‘維繫’,‘維持’不能嗎?」

「你怎麼都不會跟我分手麼?」

「當我仍然愛你的時候, 怎會跟你分手?而我不知道有甚麼會令我不愛你, 至少現在是這樣。」

「你每次戀愛都是這樣嗎?其實你不是特別愛我, 你對每一個都一樣。」

「以前的我忘了, 不過每一段感情開始的時候都希望可以長久, 至於是否特別愛你, 你繼續和我一起, 便會知道。」

「我不是傻的, ok   今晚先睡覺, 不分手;那麼, 真愛是甚麼?」

「又說先睡覺, 每次只說一個題目, 真愛是甚麼, 真愛是會說到天亮的。」

「你說,我聽⋯⋯」

「我不是傻的 , 睡吧。」

這晚瑪嘉烈失眠, 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 , 不認真地討論一些認真的話題, 說過, 聽過, 睡醒便忘了, 多好。




1 comment:

Chuikaka said...

有時候可能這刻不愛,但下一刻可能又很愛對方,所以真的不要輕易説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