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7 June 2013

每一間食店總有一個敗筆 ﹣ 樂(KISHOKU)


本市的高級日本料理市場似乎沒有飽和的跡象, 每幾個月又有一家新店, 而且價位直線上升,上環的Sushi Yoshitake 是佼佼者, 緊接有灣仔的「鮨魯山」, 人均動輒三千, 幸而還有些“千零蚊”的選擇, 已經可算是“平”, 甚麼世界?

Anyway, 這一天來到仍在試業階段的「樂壽司」, 位於銅鑼灣耀華街的Big Foot Centre 5 樓。


這裡座鎮的師傅是來自「竹壽司」, 現在算自立門戶吧, 所以在裝修和食物方面都有「竹壽司」的影子。

一入門口, 左右兩排都是卡座, 感覺寬敞, 直入就是壽司吧, 壽司吧都有約二十個座位, 算大, 在壽司吧後面有兩間貴賓房, 9人的壽司吧及10人的大枱, 真的可以滿足顧客不同的需要。

「餓媽卡賒」由$1250 至$1450, 價位與竹壽司相若, 明顯針對同一客戶群。

前菜有三道, 白蝦,八爪魚和蟹肉, 頭兩味跟前兩個月在「竹壽司」吃過的一樣, 水準也沒大分別, 第三味拆了的蟹肉加了一些自家調製的類似蛋黃醬, 味道很濃之餘, 也太酸, 不好吃, 要改良一下。




這個不行

刺身也吃了六, 七款,師傳做了三款不同的右口魚, 除了魚邊, 魚身, 還有魚肝, 魚肝很鮮甜, 還有北寄貝, 季尾的針魚, 友人吃了岩蠔, 本人由於對日本料理的蠔還有陰影(這件事遲一點和大家分享), 於是棄蠔得角切的油甘魚腩,鮮甜肥美。

右口魚包著魚肝

很肥美的油甘魚腩

再來拖羅, 做法和「竹壽司」的一樣 是用紫菜和紫蘇葉包著一起吃, 分別是「竹壽司」用的中拖羅,而這裡是大拖羅,  特別留意那不是片裝的拖羅, 而是“一大舊”, 肥得不得了, 用紫蘇葉和紫菜包著吃的說法就是可以減輕油膩感, 也的確是,“一大舊”拖羅而無筋, 入口即溶也可見用料之上剩。


再來一味毛蟹, 這味準是參考「鮨佐瀨」的招牌菜, 拆了的蟹肉混入了蟹膏,十分鮮甜。


來到壽司, 吃了深海池魚、金目鯛、 鳥貝、 銀鱈魚、赤睦、最後來了一件燒拖羅筋, 這件比較特別,是一啖拖羅油放入口的感覺。



這裡的感覺是「竹壽司」混合一點「鮨佐瀨」,似得來但精緻度又差一點點。

你可以說壽司店來來去去都是吃那幾種食材,不同時令的魚, 貝類, 海膽, 但一些出色的料理店總能創造出屬於他們的Signature dish,如「鮨佐瀨」有一味紅酒braised 的鮟魚肝, Sushi Yoshitake 有他的鮑魚肝醬,都令人有踏進天堂感覺,似乎只有日本人才會對自己的料理有原創的堅持。

觀乎大部份由港人任總廚的料理店, 其菜式都是左抄右抄, 見人家這味受歡迎便抄來做做, 創意欠奉。

明白的, 做生意已要兼顧很多方面, 創意不是那麼多人有, 更不是那麼多人懂欣賞與及有這方面的要求, 但求拖羅切得大大件便可以。但我又不明白, 如果食物款式類型在其他地方都吃到, 價錢又不是特別便宜的話, 顧客為甚麼要選你呢?
說太多了, 這家食肆的敗筆很清楚吧。

特別鳴謝請客的青豆。



深海池魚
燒拖羅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