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4 June 2013

捉姦在床


由於那個偵探社留言(見前前前文) 讓我重新思考關於捉姦在床這回事。捉姦在床在功效上層面來說是向法庭舉証對方通姦, 從而要求離婚,賠償, 分身家的最有力証明;正如有些人結婚是為了肚裡的孩子有張出世紙一樣, 功能行先。

如果不是有實際上的用途, 你真的想捉他的姦在床上?

先幻想一下, 你希望看到你的另一半在床上, 和另外一個人, 赤條條在床上嗎?那是一個赤裸裸, 血淋淋的場面;知道鹿被獅子吃了已經足夠, 需要看到鹿被撕開皮肉,吞噬的過程嗎?

在想到要捉姦之前, 一定已預先察到對方有外遇的跡象,每次看電話都別過臉,一回家便衝入洗手間, 加班愈來愈多, 愈來愈晚;但與此同時會有 一把聲音告訴你, 「你太多疑了」, 「事情不是這樣的」。

變心是無色無相, 你不會從對方的臉色看到對方的心已變, 但就是嗅到一些似是疑非的味道; 其實, 哪裡來那麼多疑心, 與其說不肯定, 不如說不想接受,於是一定要證據確鑿才會死心。

有些人的心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一定要親耳聽到,「 我不愛你」 才心息,於是捉姦服務便有了生意。

但現實放在眼前, 又接受到嗎? 先幻想一下, 你的另一半在床上, 和另外一個人, 赤條條,確定自己不會崩潰才好行捉姦那條路。

捉姦在床是殘酷,但殘酷實在有個好處就是杜絕自己的惻隱之心, 不讓自己回頭, 也不容對方狡辯, 是為那段感情簽死亡証, 分手最狠的方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