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9 February 2011

真天真 假天真

人總有天真的時候, 例如我們都會明知故問, 想在發問的時候享受一下幼稚得來的快感,也為想得到自己想聽的答案。

例如, 在點菜時會問侍應食物美味與否,其實以常理推斷, 侍應一定會答你:「好吃。」人家根本沒有倒米的理由, 吃人間煙火大的又豈會不知道?

但為甚麼會這樣問呢?因為想試試那放低明察秋毫的心態,用一個幼稚的心問一個不相干的幼稚問題。問完這個問題, 最大機會得到的是對方給予正面的答案, 難道他會說不好吃嗎?得到這個答案, 正好, 因為是意料之中。

問情人想不想見自己, 都只不過想聽到甜言密語, 也明知答案不會是「不」, 就算最終是被騙, 也是自己設的局, 讓自己更投入其中。

如果侍應告訴你:「不, 今天的叉燒像柴。」情人說:「不, 我不掛念你。」 反而有點被打亂陣腳, 措手不及,應否相信這答案呢? 真相不是人人都招架得來, 但誰又在乎真相?

每次侍應說味味皆上品,我便有個個藉口放肆地點菜。

每次情人說掛念我, 我便有藉口放肆地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