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1 January 2009

一碗麵的懷念

你試過把一個人的人生吃下肚子嗎?我就試過。

其實第一次到上海已經有人對我說一定要去「阿娘麵」,不過她的營業時間有點難人,早市六點半至九點半,中市十一點到一點半,晚市五點到七點,但是夏天的營業時間又不同,還要排隊輪候座位,坐好再等麵出場,吃一碗麵大概需要一小時是最保守的估計。而且,地方環境據說也不大好,要搭枱,坐後巷……於是我就沒去,一碗麵可以有多好吃?

第二次到上海也有一刻想過要去阿娘,但又是提不起那個勁兒,如是者也沒去成。

直到前一年一大夥人往上海,團友不斷的強調一定一定要去阿娘麵,這次終於去得成。下午5點多到達阿娘麵,先排隊落order,然後拿著號碼牌在對面的舖找位子,很久沒有試過需要眼見心謀別人的座位,一見有人離座就搶閘攝位。終於攝到兩個位;我們點了黃魚麵,辣醬麵和一碗一吃難忘的雪菜。看著侍應從廚房捧出一盤盤麵,要過了20分鐘,侍應終於呼喚我們拿著的36號號碼牌。

第二天的早上,我們再多去一次阿娘,你可以想像那碗麵的吸引力有多大。

有一個蛤蜊伴麵,味道像極fettuccini with white calm sauce,非常鮮味,麵質還是Al Dente,高級意大利餐廳收你300塊一客的也不及它一半的好吃,阿娘只賣廿塊。

我不想告訴你湯有多鮮, 麵有多香,沒親自試過的,就算有金庸的筆力來形容也沒辦法能體會。

阿娘是寧波話[祖母]的意思,也是阿娘麵掌舵人的身份。一個七十多嵗的老人家,每天就是專心致志的做好她的麵,由麵條,麵湯,雪菜,買黃魚都親力親為,開舖的時間那麼奇怪就是為了遷就阿娘要休息,她就住在店舖的樓上。

一個女人的一生就是這間小店子,以她的堅持為家人帶來生活,為客人帶來美味回憶。


如果你嚐過阿娘麵我恭喜你,以後只要你看到上海麵就會,就會想起當日你在上海的街頭吃得滿足滿懷,慶幸你的人生曾經遇上阿娘麵。

如果你沒嚐過阿娘麵,那就是人生的一個缺失,就好像從未看過張國榮演唱會一樣,想追回也再沒有機會。

在北海道食著拉麵的時候我只想起東京的一蘭或者是博多天神,再美味的也不過記得他們的品牌,但是想起阿娘麵就會想起阿娘,我想這是有一點分別的。

阿娘麵在哪裡?告訴你也沒有用,阿娘走了,店也關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