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7 June 2008

寫蘋論但不閱報

先看以下一段文字:

奧 巴 馬 贏 出 了 民 主 黨 選 舉 , 成 為 總 統 候 選 人 。 筆 者 想 到 幾 個 月 前 他 在 選 戰 中 的 一 次 危 機 , 就 是 他 的 前 本 堂 牧 師 賴 特 在 佈 道 時 的 驚 人 言 論 , 他 說 , 9.11 恐 怖 襲 擊 是 上 帝 在 譴 責 美 國 ; 希 拉 莉 不 曾 被 叫 黑 鬼 , 她 從 來 不 知 道 一 個 人 不 被 當 人 看 的 感 覺 … … 。
這 些 言 論 觸 動 了 美 國 人 最 敏 感 的 神 經 , 是 許 多 美 國 人 最 不 能 接 受 的 言 論 。 而 賴 特 , 是 二 十 年 前 引 導 奧 巴 馬 進 入 基 督 領 域 的 蒙 精 神導 師 。 面 對 賴 特 的 負 面 言 論 , 奧 巴 馬 說 , 賴 特 在 佈 道 會 上 冒 犯 美 國 不 足 取 , 但 美 國 如 果 繼 續 粉 飾 太 平 , 也 犯 了 和 賴 特 一 樣 的 錯 誤 。 奧 巴 馬 還 說 , 即 使 賴 特 發 言 失 當 , 他 無 法 和 賴 特 切 斷 關 係 , 就 像 他 無 法 跟 他 的 白 人 外 婆 切 斷 關 係 一 樣 。
奧 巴 馬 終 於 勝 出 , 說 明 美 國 人 對 他 、 也 包 括 對 賴 特 牧 師 不 當 言 論 的 包 容 。
9.11 在 美 國 , 敏 感 程 度 超 越 四 川 地 震 。 地 震 是 天 災 , 尚 勉 強 可 以 說 是 「 天 意 」 , 但 9.11 就 全 屬 人 為 , 稱 之 為 「 上 帝 譴 責 美 國 」 , 自 然 大 逆 民 意 人 心 。
但 比 較一 下 美 國 人 對 自 己 不 能 接 受 的 異 見 的 包 容 , 與 近 來 大 陸 人 包 括 香 港 人 對 異 見 的 咬 牙 切 齒 , 可 說 是 有 霄 壤 之 別 。

這是李怡今天在蘋果發表的蘋論。原意是想借奧巴馬與其啟蒙牧師不離不棄的關係,以外國人對不同意見的包容,對比中國人民不聽異見的心胸狹窄,目的是為他之前作出的「天譴論」被人圍攻而抱不平。
李怡舉奧巴馬與牧師這個例之前一定沒有閱報,6月1 日蘋果日報有這個報導:

奧巴馬脫離惹火牧師會
在佛州和密歇根州初選爭議有了裁決的同時,有望成為民主黨候選人的奧巴馬,為免再受所屬會的惹火牧師言論影響選情 ,決定與妻子米歇爾脫離三一聯合基督會。
「坦白地說,我是帶傷感作出決定。這個會是我認識耶穌基督、結婚和孩 子受浸的地方。」奧巴馬在南達科他州拉票時,講述他脫離三一聯合基督教會的心情 。

呢招叫「兜巴摑」。
有時候太心急為自己說項就會出醜。
四川地震的確令中國人的民族情緒高漲,尤其是網民,他們對捐錢太少的大企業,對莎朗史東,對遼寧女都大力鞭撻,實在有點那個。但是,網民尤其是長駐討論區的一群網民,他行為模式跟一般人是不同的,他們以彰顯網上力量為己任,多數的時候是借題發揮。李怡於文章內只大舉網民狂砌異見的例子,以2.1億網民的言論就是代表整個中華民族,說中國人沒有包容,這完全是以偏概全,欠中肯,硬將說話放進人家的口;更不忘舉例以証明西方國家曉得包容,幸好天有眼,奧巴馬不幫他。別人罵其言論立即高舉言論自由大旗,控訴沒有言論自由;你發表言論有自由,難道別人沒有自由反對你的言論?他寫的蘋論應該封膠袋,獨立包裝啦,雙重標準,舉證錯誤,睇壞人!

2 comments:

Frankenstein said...

Of course, we all know that the immediate event which caused Obama to leave his church was not anything said by Jeremiah Wright. Also, Obama was pretty clear about the fact that Wright was his former pastor, as Wright had already gone into retirement in early 2008.

The immediate event that sparked Obama's decision to leave the church--the last straw--was a recent set of bigoted and disrespectful comments made by a guest preacher at Obama's former church about Hillary Clinton. This guest preacher was actually a white Roman Catholic priest of German American extraction. His name is Michael Pfleger.

Yun said...

雖然李怡這個例子列得不是太適合﹐但他說﹕「但 比 較一下美國人對自己不能接受的異見的包容,與近來大陸人包括香港人對異見的咬牙切齒,可說是有霄壤之別 。」倒是很對。

至少民主黨的人沒有因此而不選他。他後來要脫離那間教會也是無可奈何的事。但也有人因此而失望。

(雖然我並不喜歡李怡的天譴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