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October 2010

來生讓我做個海

究竟海景是甚麼?

海和其他自然表象, 如太陽星星月亮又有甚麼分別?為甚麼在買賣樓宇的時候, 樓房內那海景能見度的比率能對樓價有相當程度的影響?環海, 近海, 遠海, 側海, 小海皆舉足輕重,永無遮擋海景比天山雪蓮更難求。

曾經在九龍區看過一個示範單位, 繞單位一周之後, 地產經紀漫不經心的介紹, 那裡還可以看到少少海。哪裡?喲,牧童遙指杏花村, 一指, 如摩西分紅海般, 指點我的視線, 由客廳側的窗, 穿越前面兩幢大廈中間的一道罅隙; 如神蹟般, 我在那三吋的罅逢中看到海。那海的大小, 像在紅館從最後一行看到台上的藝人一般,那真枉了西斜, 流瀉入屋, 才落得被人厭惡的下場, 不是說夕陽無限好嗎?

有否想過, 我們真的那麼愛看海嗎?究竟是因為海景有價, 我們虛榮才愛海, 還是我們真心愛看海, 有海景的人生特別醒神?看在眼裡的風景美不美, 是由心境主導;如果那一夜失戀, 看著漆黑無垠的夜海, 會慶幸自己能「擁有」一個海景而少一點感概嗎?

人們對海的鍾愛,由偏執變成勢利,給大海掛上了價格標籤之餘,更有階級標籤。

將軍澳一幅臨海地皮, 將興建三幢公屋,共2060個單位,此計劃遭到區內14個私人及居屋屋苑共10萬居民聯署反對, 甚麼世界?

除了因為原本的景觀會被直接遮擋, 也擔心樓價會為有公屋而下跌。 換句話說, 如果那地皮由地產發展商打造成臨海巨構, 賣萬九蚊一呎的絕世豪宅, 他們便心甘命抵把海景讓出, 來換取該區單位呎價的提升, 甚麼世界? 再說, 那只不過是將軍澳的海, 已足夠反映人格。

窮連看海的資格也沒有 ?如果天水圍有個海又怎麼說?公屋不能建於山, 環於海, 落於市中心, 那倒不如干脆埋在地下吧。 (不不不, 地下世界是地鐵和福地的, 更值錢。)

大海, 不是我的喜好, 卻是我的羨慕; 有人爭先湧後的爭奪,義無後顧的捍衛, 無緣無故的溺愛,裙下臣豈只三千, 做海好過做人, 我但願來生不做人, 讓我做個海便好了。

3 comments:

1874 said...

似海喎,佢話佢...

南方舞廳 said...

我知, 係你, 經典。

dee said...

向海起碼不是向樓。一片開揚。密集城市中,困在數百尺斗室,而不覺被困。被愛總不會沒原沒因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