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1 September 2008

breast 搓

每年看叱吒頒獎禮,那些得獎歌手上到台只是咿咿牙牙,多謝一二三四或者死啦諗唔到,又做不到像王菲一樣說聲多謝便匆匆落台,賴死唔走等眼淚流,看得我想掟水樽。有否機會上台,他們都應該心裡有數,為甚麼都不預備謝辭,這樣毫無準備拖垮的是個騷。他們好彩,不像陳克勤。
兩日內他那條er er er 新聞訪問片段在Youtube被點擊了超越14萬,一夜之間知名度急升,現在誰都不會將陳克勤及李克勤混淆。說真的本地很多人的英文也很爛,但是沒多少人有機會接受番文記者訪問。我真的不明白為何知道自己有機會面對傳媒也不好好預備講稿;也不是不知道自己英文爛,為甚麼不好好熟練幾句得體的回答,毋需標準牛津英語,但也不能太醜吧,架是自己丟是說得沒錯的。見微知著,他在立法會的表演都會循著沒有自知之明的路走下去。
不過觀乎現在時下年青人的語文水平及取向,陳克勤不難成為潮語紅人,例如:
搓賣胸 = try my best,痾鬚 = also,際遇很難說的,陳生不妨和朱薰E商量一下。現在重溫一下陳克勤的成名作!
「We will搓our breast…still we will 搓our breast… not just criti嘥時 the government思poli時 and痾鬚make深good suggestion時 in order to 現prove the people思liveli酷。」
抵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