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July 2013

男子漢只是一本鹹書


今天我們不比道理, 比風度。

因為道理是模糊的、 念糊的、 騎牆的、 混亂的、 善變的, 諸如此類。舉例說, 八婆算粗言穢語嗎?用來形容那個見習女督察, 「八婆」這個名詞有人覺得準確, 有人覺得太輕, 自不然也有人覺得太重;“What’s the fuck” ” Google translate 被譯為 “甚麼他媽的“,當然也有“操”的意思, 就算真的是說“diew”那又如何?為人師表不能講粗口嗎?如果教書不能講粗口, 那麼正義榜樣的差人都不能叫雞, 不能過大海玩百家樂, 對嗎?

為甚麼當天大巴扯那位警員的Amina, 燒蘋果日報的暴徒, 咒罵小販管理的小販,都得不到譴責聲明? 還要兩份 。

道理哪一方都有支持者, 尤其在這個經營劏房都可以是行公義,好憐憫的時代。

風度比道理更易分野,那旺角行人專用區事件發生之後, 被指辱罵警方的林老師很快便發出了道歉聲明, 向學校, 同事, 家長, 學生致歉。

或許,警方覺得致歉對象不包括他們, 所以連日分別由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及警務督察協會發出兩份聲明, 去譴責林老師, 當真追賊也沒有那麼勤力。

聲明說,「當日女教師在鬧市中, 眾目暌暌下, 粗言穢語, 非理性辱罵警務人員」, 先說他們多麼的委屈, 然後再將老師這個身份放大, 「對為人師表的道德水平,專業操守感到懷疑」, 「遺禍下一代」。

將警務人員被罵和禍延下一代相提並論, 將整件事的重要性蒙混過另一層次; 聲明還說警隊專業、包容、 忍讓, 一個警隊對一個沒有還擊之力的小市民窮追猛打又算有多包容和忍讓?

一向覺得警察這份工是辛苦的, 有人跳海跳樓要救, 又要捉賊,又要收屍,遇上變態狂徒還要搵命搏, 但原來教師更不易為, 至少他們還有道德重擔,做警察應該沒有這方面的擔心,  男子漢?只是一本鹹書吧。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