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0 March 2013

紙上愛


It’s been seven hours and fifteen days….

每一次分手瑪嘉烈都喜歡聽住這一首歌, 不是一邊聽一邊流淚那種, 只是每一次和情人分手後, 大概隔一星期, 她便會在家中一邊播著這一首歌, 一邊收拾那一段感情的遺物。這是一個指定動作, 更像一個儀式, 不經過這一個步驟, 不清場, 心便不安。
一如以往,她今天又在收拾。

這是大衛第一次送給她的禮物, 那是一本書 :「中文輸入法入門」。大衛就是一個如此不浪漫的人,她記得她著大衛教她,其實只是想情人間有另一種軟性活動,想他的手和她的手在同一個鍵盤上厮磨, 大衛第二天便買了這本書給她,叫她先自行了解, 有了基本知識, 再練習。

瑪嘉烈將這本書放進垃圾袋。

再有大概三十隻藍光DVD, 正版來的, 統統都是他們一起看過的戲, 每一隻藍光的盒內都夾了兩張票尾, 那是某一年的情人節禮物, 原來大衛一直都保留著那些票尾。
瑪嘉烈將DVD放進垃圾袋。

還有一瓶紅酒, 那是他們相識的年份,瑪嘉烈打紅酒開了, 把酒倒進馬桶, 把酒瓶放進垃圾袋。

還有一系列手飾,項鏈、手鐲、 耳環, 太陽眼鏡⋯⋯
瑪嘉烈統統把它們放進垃圾袋。

打開另一個抽屜, 有一條鎖匙, 那是大衛家的門匙, 那是大衛買的第一個物業, 他們一起去看房子, 搞裝修, 瑪嘉烈記得他給她門匙時, 大衛的手在顫抖, 她也有一點緊張。
瑪嘉烈把鎖匙從鎖匙扣解下來,把鎖匙放進垃圾袋。

抽屜裡還有一些紙張, 怎會是情信, 這年頭怎還有人會寫情信,那些是他們去旅行時收集的資料, 畫下過記號的地圖, 餐館的名片, 諸如此類。
然後,瑪嘉烈看到自己的名字,那是一張白紙, 白紙上面寫滿她的名字, 中文, 英文, 橫書直書, 大楷細楷,縱橫交錯。

她又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早上,在巴黎,她睡眼惺忪的看到大衛坐在案頭前不知在寫甚麼。就是這張寫滿她名字的紙, 每一筆都是大衛在想她時的証據,每一劃都和大衛的心跳相連, 瑪嘉烈偷偷的把它據為己有。

她把這張紙, 放回原處, 關上抽屜。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