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9 March 2013

淫紅塵



瑪嘉烈和大衛一起已經有三年, 他們這三年感情與日俱增, 拍拖的活動如一般的情侶無異, 行街, 睇戲去旅行, 偶然也會提到未來, 偶爾會在對方的家裡過夜, 但是就是沒有發生那回事。

瑪嘉烈很惆悵, 在她心目中, 所有男人都應該對性有濃厚的興趣, 起初她覺得大衛尊重她, 所以不急於和她發生性關係。

真到他們第一次去旅行, 瑪嘉烈為造愛做足了準備, 但整個星期的旅程, 雖然他們都是睡在同一張床, 但大衛每一晚都極速沉沉睡去, 極其量大衛會擁著瑪嘉烈, 吻她一下, 就這樣子。

她開始覺得其實大衛不是那麼喜歡她, 喜歡一個人要得到他的靈魂也是得到他的肉體, 至少瑪嘉烈是這樣想。她曾經試過向大衛暗示, 但大衛像是聽不懂, 她甚至有懷疑過大衛是同性戀或者為了擺脫同性戀而試試雙性戀而跟她一起, 她聽說有這樣的例子, 但終究能和女人發生性關係的男同性戀者是很少數。

他們就要踏入第四年, 四年也沒有發生性關係的關係令瑪嘉烈十分按捺不住, 她決定要和大衛講清楚。

大衛也心知肚明, 在瑪嘉烈開口之前, 他率先表白,他的真正身分不是一個人基佬, 他是一個基督徒。

他知道瑪嘉烈是一個無神論者, 對基督徒也沒有太大的好感, 他視這關係為一次試練。 他遇上她是神的旨意, 大衛要將神對他的感召帶給瑪嘉烈, 讓瑪嘉烈都感受到神的大愛。
他要瑪嘉烈由不認同到認同他的信仰, 所以他一直不將他是教徒的身份告訴瑪嘉烈,免得她從開始已有偏見, 只要瑪嘉烈愛他, 然後發覺他是這麼一個人完美的人, 她一定會隨他信主;完美的定義包括不發生婚前性行為。

瑪嘉烈知道大衛是一個基督徒而不是基佬實在有點失望, 不過她尊重大衛的信仰, 性這回事⋯⋯她自己想辦法。

這晚他們談到夜深, 瑪嘉烈在大衛家中過夜,睡得朦朧之際, 瑪嘉烈被大衛拍醒。
大衛說這個時刻是他軟弱的時刻, 他很想自凟, 他邀情瑪嘉烈和他一起祈禱, 一起向天爸爸禱告, 陪他一起渡過這個軟弱時刻,大衛一臉困惑, 瑪嘉烈心想, 大概谷精上腦就是這樣子。

瑪嘉烈看看時間, 現在是清晨5時半, 街上大概有計程車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