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6 March 2013

行李箱




大衛經常都要往國內公幹, 他每次出門, 瑪嘉烈都負責替他執拾行李, 她就是喜歡做這種功夫, 替男人洗洗熨熨, 煮飯煲湯, 把他們照顧得無微不至。

瑪嘉烈綑住男人的其中一個方法, 就要他失去照顧自己的能力, 領帶放哪裡, 護照放哪裡, 幫他們付賬單,當然是用他們的PPS戶口來繳費, 飯來張口,衣來伸手, 讓他們愈來愈倚賴你, 有朝一日想逃,也不是那麼輕易。

有朋友問瑪嘉烈, 大衛經常要到國內, 不怕他尋花問柳嗎?瑪嘉烈都是微笑帶過,她的理論是男人要去滾, 怎麼擋也擋不了, 防不勝防,與其自己提心吊膽,不如放開懷抱。大衛對瑪嘉烈也十分坦誠, 瑪嘉烈對大衛的日常行蹤,工作日程,經濟概況,她都一清二楚。

瑪嘉烈是一個十分細心的女人, 每次執行李都十分仔細,首先一定先看天氣報告, 只要看到有一朵黑雲, 她一定會為大衛放一把摺疊傘,攝氏十15度或以下 一定有頸巾,大衛喜歡在酒店做GYM, 一定要有運動服,  領帶與恤衫要襯色,還有解酒丸, 到大陸應酬, 那些大陸人就是喜歡灌人喝酒, 醉了才有生意傾。

明天, 大衛又要去首都, 這半年來大衛去京城的次數愈來愈頻密, 因公司在那裡有一個大型企劃,且正進入尾聲。大衛曾經邀請過瑪嘉烈去北京看看他的工作, 不過瑪嘉烈婉拒了, 兩個人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不是嗎?

瑪嘉烈繼續在執拾行李, 衣服都齊了, 電腦,電話的充電器,不同型號每樣一個,都齊了;還有這個,別忙了…

瑪嘉列把避孕套放進行李箱內側邊的一個暗格,這是他們出門時慣常會放避孕套的地方,每次都會放幾個,用光了才會補給,瑪嘉烈數了三個放進暗格,上次她也是放了三個,回來時少了一個。男人總是粗心大意,不會留意那些東西為甚麼會在此,有沒有少,有沒有多。

她當然不會問大衛,兩個人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不是嗎?

把行李箱關上次際,瑪嘉烈把一張他們的合照放在衣物的上面,照片上的他們眼神多麼一致,瑪嘉烈嘆一口氣,把行李箱關上。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