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3 April 2011

站在雞蛋那一方

鑼灣的開平道新寧道天午飯時間開始便會有車輛違例泊車double park泊上路壆,形同合法有時候司機更不停車熄匙奉旨染環境。

那些是甚麼車輛? 都是名貴房車7van司機在等老細食完飯太太恤完髮小姐學完琴接載他們到下一站。次我都會想既然有錢聘用司機屬於富裕的一群為甚麼還要違例泊車大模斯樣的霸行人路對面利園就有停車場。

這個情況幾年來都沒有改善為甚麼那裡永遠都沒有警察抄牌抄牌連行近予以警告小量驅也沒有警察裡去

也許應該將食環處的小販管理隊轉型,轉做檢控違例泊車他們那麼有恆心對目標那麼敏感對執法那麼堅持一定可以替香港交通出一分力替行人爭一口氣抄牌更毋須沒收車輛付出更少力氣畫兩只龜便收工相信現職的小販管理隊員也不會介意。又或者,如果他們那麼緊張那些危害市民健康的熟食,也許應該派他們去驗檢從日本入口的食物 我想本港市民擔心輻射食物多於蛋仔。

替小販管理隊想轉型,是因為這是一個正在式微的職位。香港已經是一個國際都會無牌小販越來越少無牌熟食小販更少相反,小販管理隊的編制維持有2204個職位供過於求 難怪拉個七十幾阿伯要出動一隊兵。

香港已經甚少出現無牌熟食小販, 大排也統統有瓦遮頭以往賣魚蛋的車仔變成大型小食在銅鑼灣是月租金過百萬的事情也是大生意。 特式的地道小食, 逐漸消失, 逐漸變形, 要把傳承下去首先要付得起租金。

早前潮流興保育, 永利街有「歲月神偷」相助, 得以保存, 有沒有人想過替雞蛋仔伯開套戲, 令雞蛋仔得以被保育?忽然想到, 如果我是迪士尼或者海洋公園, 我會聘請阿伯入樂園擺檔。

那雞蛋仔我吃過, 應該是現存香港最好的雞蛋仔,看著那些人帶走阿伯, 充公木頭車, 如看到天星碼頭被拆, 但天星是死物, 拆便拆吧, 但雞蛋仔是人家的生計, 是生計。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對!那個伯伯做雞蛋仔有心機而且乾淨過很多有牌市肆。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