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4 March 2011

製造錢餘

日前財政司宣佈是永久居民的就獲派6千元,全城談論,風頭蓋過特首被踩親條尾。在曾俊華宣佈收回注資強積金方案時,我已在想,究竟我想不想他調一調這份預算報告?
注資入MPF的方案,除了覺得是讓基金公司又得以飽餐,不是急市民所急,其實沒有大害,畢竟是一項儲蓄,但方案一出,全城追打,議員反面,迫得曾司長方寸大亂,迫不得已,慷慨開倉,由派240億,到現在派360億,反應超標。

新舊方案草草交替,背後只是為了平息市民的怒氣,沒有一個計劃,一個想法,去解決長遠的經濟問題,這比注資入強積金,更令人失望。派發那6000元的詳情欠奉,急不及待告訴大家,只是想市民今個星期日幻想著那未來錢,去嘆茶,去報團 ,不去遊行,也讓今天上京的曾特首,帶著一個平息民怨的方案上機。

一個年度的財政預算案,應該經過深思熟慮,數據分析,也和各大政黨得到共識,得到政府內部的支持才得以拍板。但原來,政策可以因情勢如粉筆字抹走。我不知道在空泛的政策和脆弱的施政思維,二者應選哪其一。


和朋友談論起這6000元,這6000元對他來說九牛一毛,冰山一角也不如,僅夠一晚高級日本料理的消費,他明言不需要這掩口費,如果提取這6000元的手續太麻煩,他會選擇不要 ,寧願政府拿去扶貧。

也許政府應給市民多一個選擇,如果選擇不提取這安撫金,政府會如何運用這些「錢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