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5 March 2011

不如不吃

本地的日本料理在今次大地震加核輻射危機中首當其衝, 有店主為讓食客食得放心, 特別設置軸射測量儀器, 即場量度食材的輻射成份,道理如吃鵝肝前先度一度血液的膽固醇含量一樣 , 証實身體負荷得來才放進口裡。

站在維繫生意的立場, 此應變措施也無可厚非, 但作為一個食客, 這個做法, 只會吃得安心, 不會吃得安樂。 吃的其中一個樂趣是在於吃得放肆,吃得開懷,如果要吃得那麼顧忌,每吃一片魚也要先左量右度, 查足三世來源, 實在何苦?

如本著大無畏的精神, 一口把壽司吞噬, 滿足了一時快感, 但他朝頭暈身㷫, 那件壽司又如一個冤魂, 一根窩在肚裡的刺,思疑它在甲狀線裡作動, 未影響生理前, 先折磨心理, 那口腹之慾的代價真大。

世上沒有非愛不可的人, 自然也沒有非吃不可的料理, 如果選擇繼續吃就要做到無怨無悔, 做不到便不要太貪。

朋友之間也有討論應否儲一點清酒, 也有衝動去買, 但想了想, 今天買了又怎樣, 終有一天會喝完, 結果一樣是無,只是延長慾望滿足期, 何不隨緣, 要完便完。

有些事情去到某一個程度, 不想放低也得放低, 也許凡事有quota 用盡了就沒有,可能魚生的配額已經用盡, 我當然還有想去的壽司店,但要就此說再見也沒有遺憾。

甚麼人和事也終須一別, 何況那只是一種料理。

2 comments:

nawada said...

Can we have Sushi tonight? Toro?

南方舞廳 said...

好,拖羅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