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March 2011

學不來

今天在Facebook 有人上傳訊息,呼籲大家如非必要都不要到日本的網站,把頻寬留給日本市民使用。這是正確的,日本現在需要的救援,是資源,我們可以幫到的就是在現階段不要打擾他們。

本港有一些記者在事發後便立即兼程重災區,深入採訪,專業精神不容否定。

我知道這是記者的職責,不過我們有很多途徑可以知道災區的情況,就算不是全方位360度,近距離追蹤災民情況也不介意;但如果記者們真的要深入災區採訪,煩請大家帶備足夠的物資─給自己用。

以下是某報記者的採訪手節錄:

「……由於救災的毛氈已全數派給災民,記者沒拿到,睡覺時冷得不住發抖。

捱了一夜,翌日又面對新問題,就是出發時太「大安旨意」,沒帶牙膏牙刷,結果兩天沒刷牙,口臭得連自己也無法忍受,但要在市內買一把牙刷亦非易事,便利店大多關門,超市排長龍,到酒店討一包牙膏牙刷又被拒絕……」

對不起, 這篇採訪手記的價值是甚麼?告訴讀者災民有多難過?這不是「窮富翁大作戰」, 毋需刻意親身經歷,我們也想像得到失去家園的慘況;但如不是刻意親身經歷, 如此準備不足便出發去採訪實在缺乏常識。這不是平常到日本的旅行, 是到一個剛發生完9級大地震, 海嘯的災區, 去到還要用人家的物資?要不要臉? 這採訪不做就算罷。

日本人在大災難面前仍然高度自律,守望相助,政府, 企業, 個人無不是本著做好自己本份的態度去面對這場災難。 做好本份就是政府戮力救災,國民盡公民責任, 聽政府呼籲, 要省電的便少開電燈, 沒車便走路, 不抱怨, 不爭先,把事件放於個人之前, 同心過渡難關才是大前提。防害意識良好是技巧,但能將技巧實行,背後還是因為這種都說值得學習的大和民族精神,怕只怕我們實在學不來。

2 comments:

CH Mak said...

我地有需要香港记者实地报道吗?
多鬼余!
仲用埋救济灾民的物质!搞错!

che said...

嘩!仲想要毛氈同牙膏牙刷! (呢啲我去旅行都自己帶啦。)香港人平時實在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