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3 April 2013

有靈魂的



朋友問為甚麼最近少寫了社會議題有關的文章,由陳振聰一躍入主懷抱,瞬間受洗,到佔領中環,以至碼頭風雲都鬧得沸沸揚揚,為甚麼我好像沒有甚麼看法和大家分享。

那麼便分享少少。

明哥sponsor浸大事件中,我們有沒有過份利用網上的力量?是不是一群大人在網絡欺凌大學生呢?對「大學生」的要求是不是太高?有時候覺得自己也覺得很矛盾,但看到大學生們的回應便有了答案。
以下為回應的其中一點:

您所謂的「開p」其實是學會就職典禮,對於大學生來說是意義非凡,是一個學習負責任的里程碑,並不是「圍威喂」的開端。

如果是這樣意對非凡,那麼里程碑,上莊的典禮就應該莊嚴一些,不需要那麼民以食為天,找不到食物贊助何不刪除飲食環節,可以改為…唱校歌啦,天才表演啦,睇video

當一個或一班人的mentality 有問題,這是一個根本的問題,更大問題是不覺得自己有問題,網民有時或大多數情況下都駛出無情力,但往往收效。

至於佔領中環,想它成事又不想它成事,因為成事就是代表2017年特區普選行政長官的制度不符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要求,但又對這一個行動的理性,文明有遐想,搞得成是香港的光榮,照情勢看來成事的機會又很大,民主要付出代價,而入場費是忍受中環塞車,大家應該付得起。

碼頭工人罷工早期,未了解事件,但聽到那位董事總經理的回應已足夠令人明白為甚麼工人的待遇那麼差,因為有一個如此涼薄的管理層。他說每一工種都有市場價值,不然都工人都已離職或轉行。搵工跳糟對有學歷的專業人士來說可能是一件易事,不做這家銀行還有行多家銀行,不做這家的marketing 還有千千萬萬的marketing。但是碼頭工人多數是低技術的前線人員,都工作了十幾年,如何轉行呢? 說工人罷工會動搖香港作為國際航運中心地位,那些所謂地位如果真是那麼容易動搖的話便讓它動搖吧。
聽著那位嚴先生涼薄的回話,如果我們站在資方立場,被動搖的良知。




香港很多方面都正在倒退,窮人越來越多,年青人都急著申請公屋,大話連篇的都可以做特首,同性戀平權連諮詢也沒有資格,一年搵幾百萬都不過是中產。
放假想去銅鑼灣滿眼都是自由行,那天坐車經過彌敦道,以為道路鑲了鏡子,為甚麼左邊是周大福右邊也是周大福?一條彌敦道究竟要有幾多間周大福?
走在香港,感受不到香港的特色。

社會越倒退,民智反而得以提升。每當社會有不公平的事情發生,便感受到香港人愛香港的精神,我們敵不過地產霸權,保留不了幾多間小店,但我們還可以發聲,香港的特色已漸漸轉化,在香港人的身上體現出來。


香港人工作壓力生活壓力已夠大,有樓供要繼續供,冇樓供又要想辦法搵層樓俾自己供;有家庭的放工之後要返屋企同細路對功課 , 單身的要去減肥,溝女,又要為退休打算,公積金又蝕錢,香港人自身的問題已經應接不暇,工餘時間所餘無幾,但社會上日日新鮮的問題簡直令香港人在精神上百上加斤,誰不想安安落落過日子?但又做不到充耳不聞,聽而不見,於是我們還要去遊行,去政總…還要擔心H7N9,做香港人真的很忙,忙得來還是有靈魂的。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做香港人真的很忙,忙得來還是有靈魂的。"
-I like it!
~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