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February 2013

低俗好



如要數2012年我最喜愛的港產片,那一定是「低俗喜劇」,已經不記得上一次在戲院笑到氣咳是看甚麼戲,大概是周星馳的「少林足球」吧。

最喜歡的一段遵是飾演國內同胞暴龍哥的鄭中基,宴請飾演電影監制的杜汶澤吃家禽性器官。日本人吃白子也沒有問題,中國人吃牛波子、牛歡喜、牛鞭又怎會有問題?吃不慣的便會如戲中的杜汶澤不識貨地諸多推搪,但這種吞尖上的畸戀,很少在港產中有提及,所以彭浩翔今次為這種畸戀打開了一扇門,也賦與荷蘭豆和鹹酸菜一個新的地位,反映了一種獨特的飲食文化。

暴龍哥場喜歡吃牛西豬西,也流露了中國人不拘小節,包容性強的一面,他的言行舉止雖然粗魯但他對「官人我要」的念念不忘實在令人感動, 大陸人能對港產片如此熱愛實在是中港矛盾鬧得熱哄之中的一道清流,可見導演嘗試奏出中港和諧之曲。

如何看一部電影,每個人的觀點也不同,以上只是試舉例。如果有人覺得電影是
羞辱中國人,那只因為他眼中的中國人值得羞辱,究竟誰在使用精神勝利法?

至於粗口,絕對是本土文化,「低俗喜劇」的粗口由頭帶到落尾,淋漓盡致,但全無突兀之感,句句到位,因為運用得宜。

有朋友問「低俗喜劇」真的很好笑嗎? 我說:真的好撚好笑。
好撚好笑和好好笑之間是有一段距離,只有你明白廣東粗口的奧妙,你才會知道加了一個撚字在形容一個人一件事,在程度上面有畫龍點晴的作用。

例如:偽發局做事俹簁(:乸西),憤青自瀆都值五皮,究竟是搞錯,還是搞撚錯?
當然是搞撚錯,粗口有時是有必要說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