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6 February 2013

無緣 ﹣ 湖舟壽司.小料理


甚麼也講緣份,能否遇上一份好工,令你心曠神怡的按摩師,駕車是否可以一路綠燈,統統也和緣份有關,吃也當然不例外。

「湖舟小料理」以它的師傅聞名,袖山師傳之不苟言笑與及對食物之堅持聽過了很多,也親身體驗過。沒有問題的,賣廚藝,不是賣笑,不與食客談馬談波,專心做菜,怎會是一件壞事?日本海嘯期間,飲食男女不下幾期刊出袖山師傅的信,言辭懇切,表達他對做料理的堅持,面對人生無常的豁達,令人悠然生敬。

湖舟由渣甸中心搬到澳門逸園中心,地方光猛也寬敞了,看某些食評知道袖山師傅現在是老闆了,面口寬容了些,不無如獲皇恩大赦之意,當然食物質素也屬上乘,能有那麼多忠實客人又怎會浪得虛名?


那一晚需要找個吃壽司的地方便想到湖舟,可惜被告之這晚已給包場,無緣之一, 唯有轉場;另一晚又想它,成功訂了枱。

到達的時候,7個位的壽司吧坐滿了一半,枱還有很多張。侍應帶我們到一張4人枱,登時心裡一沉,嗯我訂枱時申明了要壽司吧, 接電話的還問我是否吃餓媽卡賒, 我答是,看來他們完全不認真地對待客人的訂座。 

看看壽司吧,如果叫他們再編排一下座位應該可以擠下,但世上沒有必要坐的壽司吧,而胃口已給馬虎的接待態度影響,便隨遇而安地坐枱。

點了一個刺身拼盤,正常來說我不太喜歡點拼盤,但一個刺身拼盤有時也是該店的誠意指數;拼盤$900,有9款,每款兩片,不過我們有3個人,吃完沒有甚麼印象。

然後點了3款壽司,第一款侍應說了一個日文名稱,不知道中文是甚麼, 大概是小肌的同類,第2件是左口魚,然後是拖羅,那小肌同類很好,壽司飯加了顯身價的赤醋,再點了一個吞拿魚腩卷,侍應表明師傅是不做免治那一種,語氣不無驕矜,想不到師傅有性格,侍應亦然哦,可以;之後再煮了一個魚頭。



值不值九佰?

右下角很好, 蛋也好。




結賬,不計酒水每人九佰多,半飢半飽, 有些人在這裡吃得拍爛手掌, 看來我沒這種福氣,交給有緣人繼續支持這店吧。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