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 July 2012

警犬


昨天有記者遙向主席作平反六四一問,便因為聲量太大而被帶走。太大聲影響秩序及違規,甚麼才算是太大聲? 警方如果有這一條聲浪會影響秩序的採訪規則應一早和傳媒發佈, 記者聲浪不可以超過多少分貝, 以此理由帶走記者,明顯是一個自作聰明的即時反應。如果記者是大聲說:「共產黨萬歲, 梁振英好嘢」又會不會被帶走呢?

一向對警察隊都十分體諒,加入警隊的當然有人因為正義感, 想除暴安良, 維持治安,但說到底也是打份工, 行行咇, 抄抄牌,讀讀書,考考試, 升升級 ,安安份份轉眼便退休,除暴安良也未必要去到和葉繼歡駁火的程度, 不幸一旦遇上悍匪,警察職責所在也必要搵命搏,當差不是一份舒服工。

回歸以後,警察更加辛苦,社會不和諧,多了一批激進份子,他們加重了警方的負擔,都說一天八粒鐘,行咇咪算囉, 他們根本不想和那班刁民埋身肉搏, 有肢體接觸,分分鐘損手爛腳 ,大家衝擊鐵馬的時候,對焗住要當更的警員, 我基本上是寄予同情。

但昨天的例子顯示出負責執行任務的警員在想法上有了轉變,想法影響行為。一聽到六四如大白鯊嗅到血腥味,比郵差叔叔送信更熟純,迅速將記者送出主席的視線範圍,不能讓領導人聽到大逆不道的聲音,這是不折不扣的自我審查到是非不分的程度。

我真心覺得他們是真心覺得平反六四是錯的,覺得這個提問是發神經,反革命,主席聽到會覺得被侵犯;如果記者是大聲說:「主席, 你老婆勾佬, 你聽到嗎?」這樣把人帶走才比較合理。

事後那警長被記者包圍追問為何有此行動, 看其嘴臉和回答時的語氣和他戴在衣襟上那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我感到憂慮,不是因為香港的自主權會被北京奪, 而是它將逐點斷送在香港某些人手裡。」

彭定康這話說到心坎裡了。

1 comment:

Anonymous said...

只能回一個字:
sigh......

C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