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December 2011

雞愁

冬至前來了一件掃興的事情, 就是又要大規模殺雞, 我並不關心大節有沒有新鮮雞吃,冰鮮雞有沒有被不良商販趁勢調高價錢, 而是這樣子大開殺戒難免勾起惻隱之心。

看電視新聞,漁護署的人員一身白色保護夜,如臨大敵般將活生生的雞隻倒進黑色膠袋, 再集體放入平時用來放垃圾的大型綠色膠桶, 感覺像在看「舒特拉的名單」, 那一群群被送入毒氣室的猶太人。

惻隱之心由此而來。雞隻們都並不該死, 當中也未必有受感染, 但我們為了保自己的安全, 不由分說, 二話不說便把牠們統統秒殺,是否太決絕呢?

雞被液體二氧化炭所殺, 理論比死於雞販刀下的痛苦程度要低, 但牠們未必都染有禽流感,就這樣被牽連, 死得沒有價值。政府除了殺雞有沒有其他方法?例如追蹤染H5N1的那隻雞來自哪裡, 然後只對同一個來源的雞隻採取行動, 雙手的鮮血是不是會少一點?

好了, 大費周章, 到最後把那一千幾百隻從鬼門關撈了出來, 然後又如何?才不是把牠們送上市場, 由雞販宰殺牠們, 再製成鹽焗雞、 炸子雞、 蔥油雞、然後我們大口大口的把牠們吃進肚裡。成為人類飽肚之物, 雞隻的死價值又有沒有高一點?

會吃雞所以之前的惻隱之心也不成立, 根本連憐憫牠們的資格也沒有。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