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2 May 2015

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智障有兩種,一種是神造他們的時候,可能煲緊湯,造造吓醒起要趕回家熄火,以至他們的腦袋造少了一條囟,是為天生的缺憾;另一種是後天的智障,自私、懶散、無知、愚昧、虛偽、胡扯,有腦不去用,自己苟且偷生便算,還要遺害人間。

拘捕到一個智障加自閉症的嫌疑犯,沒有足夠的智識去和智商不同的人溝通,便用自己的方法令對方認罪。問:「有沒有推伯伯?」,答:「推伯伯。」,問:「用左手推定右手推?」,以卑劣的手法引導智障人士認罪,非人所為;不問問「有沒有搞我老婆?」,他準會答:「我老婆。」不過,警察心裡想要的答案得到了,收工,揼骨。

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被問及有關事件,他的答案是:「警方有尋找真相的精神辦事。」黎局長公務員生涯的代表作是馬尼拉人質事件發生後,他到馬尼拉處理,和生還者見面時相擁流淚的一幕。一個慈祥老人,應該早點回家湊孫,享天倫之樂,無謂出來獻世。以「有尋找真相的專業常神」為警方解畫是一個智障答案,作為一官之長,能否給予市民比智障人士高一點層次的答案嗎?

有精神又如何?沒能力、沒常識,神經漢有救人性命的精神,他可以做醫生嗎?如果警察尋找真相的精神,令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不擇手段,見人就拉,明知道那是智障自閉人士,在有疑點的情況下還要落案,疑點歸於警方,他們有的不是尋找真相的精神,那是尋找真相的精神病。

有沒有人記得庾文翰?在2000年的時候,他在油麻地地鐵站,從母親的手上掙脫,不知所蹤。他也是一個智障和自閉人士;同日,他在羅湖邊境被發現,由於他沒有言語上的溝通能力,醒目的入境處邊防人員,以為講不出聲就是大陸人,於是將庾文翰轉交深圳,自此人間蒸發。

15年過去,似乎政府部門沒有向公務員提供足夠的超訓,教他們認識甚麼是智障,避免相類似的意件再發生;今次,不幸中之大幸,至少執返條命。不過,如果一個人有同理心,不需要甚麼專業培訓,也會對比自己弱小的人有憐憫之心,但和後天智障說同理心是多餘。


今天是母親節,祝天下母親快樂,尤其這次拉錯人事件警員的母親們,一定要和兒子好好慶祝,畢竟不是每個母親都那麼幸運,能有個仔做警察,維持治安,儆惡懲奸,你們要為兒子自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