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6 October 2014

誰斷送了誰?


高估了689的人格,(對,本身他就不是人,為甚麼會以為他有人格?),我以為他會待到民怨升溫的時候才出動,怎知竟然借黑社會作亂,挑釁、打人、辱罵、非禮,無所不用其極,黑心過地溝油。

高估了香港人的耐性,現在這了一星期,這星期裡有兩日公眾假期,但從第一天開始已經有人埋怨塞車,店舖生意差了,把生活還給我,快!

反對的人說要回復正常生活,我想問,大家現在的生活很正常嗎?一個沒有製作電視節目的電視台,可以繼續持有免費電視牌,這是正常嗎?平機會研究應否立法保障「蝗蟲」,這叫正常嗎?一個百幾呎的單位賣三百萬正常嗎?

搵食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但是香港人不是轉數很快,最懂得找路走的嗎?不是沒路走,只是不願意走第二條路。埋怨的人只是想繼續走他們一直走的路,因為他們滿意現狀,最大心願是供完層樓,然後退休移民;最大心願是繼續返工,儲夠錢買樓,然後等樓價上升;樓價要上升,香港經濟就要好,經濟好社會就要穩定。他們說這場運動破壞香港經濟,甚麼是經濟?經濟在他們眼中就是眼前的利益。

有朋友在面書說為甚麼有假不放、有覺不瞓,甚至犧牲工作時間還要出來抗爭,為甚麼不去打邊爐,不回家看「使徒行者」?就是因為他當這地方是屋企,還要在這個地方生活下去,所以便要爭取一個公平的社會環境。

各位反佔領的可以俾多一毫子耐性,這場運動注定沒結果,因為得不到沉默大多數既得利益者的支持,包括有些每年七一出來遊行的中產。每年行一次OK,但要他們的子女兩個星期不上學,no way,不能輸在起跑線,又怎能中途落後?原來,民主不是每一個人都想要,做一個樂天知命的奴隸,很多人是OK的。

反佔領者問佔領者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阻塞交通,做不成生意?
佔領者問反佔領者 : 為甚麼要我們陪你一起做奴隸?

黑白不懂辨,又怎會懂得分輕重?


我在幻想,有朝一覺醒來,FACEBOOK BLOCK 了,有人還會自豪懂得翻牆,太陽照常升起。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