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9 March 2015

要爆了



每個周末,我都會回家吃飯,本來共聚天倫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但每次在回家的路程中,都令人爆粗。

是咁的,我本人住港島區,家在沙田,沙田是一個衛星城市,是我住是幾十年的地方。回沙田,可以有幾個路線圖,陸路和地底。以前,我都是搭地鐵,然後再在九龍塘轉巴士。

但自從,東鐵的網絡愈來愈完善,九巴說他們的生意愈來愈難做,那條可以帶我回家的巴士線便給取消了。於是,假如我乘地鐵的話便要在九龍塘轉東鐵。這是一個好討厭的過程,因為真的很多很多很多大陸人,他們要返大陸,他們拖喼的有、拖男帶女又有,他們很喜歡推人,明明後面還有空位,都死要向前迫,細路仔都喜歡尖叫、大聲喊,真的很討厭。為甚麼這個交通網絡那麼獨大?一定要迫人全程搭港鐵,迫我去忍受自由行?而九巴的所謂路線重組,根本是泡沫,路線重組完,被減了的車站,仍然是減了,重甚麼組?真相是縮減路線,減少支出,從來沒有由乘客需要出發去規劃重組。

按捺住要鬧人的怒火,終於出了沙田站,踏入新城市廣場那一刻又是多麼的令人沮喪。那個接近人踩人的場面,耳裡傳來大叔、大媽的普通話,這個地方真的不屬於我。新城市廣場,那個應該是讓附近居民用來消閒、購物,找娛樂的地方,近年已變得名店林立,用銀聯卡有優惠,裡裡外外都是為自由行服務。


對於,早前為了自由行而出現的光復行動,我感覺十分矛盾,我不想見到沙田被添煩添亂,但那激動行動就是為了打擊已被擾亂了的正常生活。我不支持暴力行為,但我不會反對。當我連坐公共交通工具也沒有選擇的時候,還有甚麼是正常的?再這樣下去,大家都會像齊昕,要爆了。

2 comments:

m. said...

same feeling everytime I take East rail line to Kowloon Tong station....so disgusting.

frankie said...

Honestly I support those 光復行動
上星期我平日既下午去沙田, 第一次見到沙田變番正常. 平時坐哂係地下執貨同食橙既自由痕唔見哂. 個地好乾淨, 週圍無GIP. 個感覺好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