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0 March 2015

太多最後一天

太古坊有兩大窮人恩物,一間是海光街口的明記,$12蚊有份早餐,$28有個晏食,明記去年無聲結業,原址現已變成墨西哥連鎖食小食店 CaliMex,賣tacoquesadilla,廿八蚊買到樽汽水;另一間就係興昌。

多年前在太古坊上班,經常和同事去撚廚的食店只有專鬧人的叉蛋飯和興昌,(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廣告公司的人都去茶餐廳,不是說他們都是食晏會去看海喝紅酒找靈感的嗎?)都是貪其平、靚、正,每次去我都禁不住要食炒通粉,那碟有五千個卡路里的炒通粉有五千個好食;那些要減肥的同事通常都會點盤滿餐,盤滿餐贏在個名,查實只是煎蛋、火腿、紅腸、魚蛋、時菜,配粉麵,少少九唔搭八,也不特別好食;現在去興昌,多數食早餐,雖然,那份早餐永遠都是溫吞,唔熱的,但我不會介意,$24,有沙爹牛肉、蛋、火腿、方包,根本要表揚。

我不是那裡的熟客,老闆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他們,我只是一個沉默的食客,從未和他們吹過水;我只和興昌這間舖互動,和它的食物、餐牌、擺設,從出前一丁分拆出來的麻油溝通,偶爾偷聽食客和老闆的對話,這是一種能累積親切感的生活味道。親切感,不一定要和那個人攬頭攬頸,傾吐心事,只要你感覺到那個人,那個單位不會搵你笨,做事的出發點不是為一己利益之餘,還會為受眾著想,那都可以構成一種親切感。

我喜歡茶餐廳就是因為這種親切感,日做夜做,價錢公道,為街坊服務;小生意,能養夫妻活兒,這種茶餐廳的精神體現於過去的香港;今天,這種茶餐廳沒有,這種精神也沒有。不要怪我偏執,翠華、華星、龍鳳,對我來說他們不是茶餐廳;十年八年前,我還會去翠華,現在留給人家來促進香港人經濟吧;A餐,我還可以自己煮的。




興昌在今個星期五是最後一天,理由是加租,(我也是偷聽回來的),就算他們加一下價,把凍檸茶的嘥屎縮細一半,減少支出,增加收入也追不到租金的升幅,生存不到。

天下無不散之乜乜,太多最後一天,我就當興昌榮休,光榮引退,有緣再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