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January 2015

藝術良心

有一種良心,叫藝術良心,哪是怎運作的呢?

打麻雀,食糊,開牌一看,全萬子,除了一對眼,怎麼是索子?那就是沒有藝術良心的表現, 好一個清一色的牌面,怎可以為了心急食糊便糟蹋了它呢? 有藝術良心的人就會把那兩只索子都做成萬子,用一個最美麗的方式來完成任務。

不一定要從事藝術工作的才需要用到藝術良心,應用在任何工作、行為上也可以,那其實是一種認真處事的態度。

太多人都因為看到終點在望,明明只差兩筆,可以令到那件事得到滿分也不去做,做完比做好更重要。最近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就是那個「5歲小童」。

5歲小童」已經等同「消息人士」、「身邊好友」,成為自我散播消息的代言人之一。
5歲小童為何一出場便露底?這是沒有藝術良心的後果,一個5歲小童一開口便是「行政長官」,這句「行政長官」比林鄭叫暉暉做 Lester更生硬,小童不叫689689已經算俾面,比較普遍的叫法應該是「特首」,若說小童叫他做「思歪」「CY」,還可以加點人味,尚且更有說服力, 怎會叫他做「行政長官」?黐線。

5歲小童然後問:「我長大後可以住邊呀?香港仲有冇足夠土地?」雖然,小孩子真的是會每事問,但一個5歲小童問房屋問題,真的詭異到極點。

也許,他編的都是鬼故多,鬼片很多時加插小童角色能增加驚嚇效果,故此屢次選取5歲小童擔當他肚裡的一條蟲。 寫對白要有邏輯之餘,也要配合說話者的身份,不要將自己想說的話隨便質進一把口;假如我說,有個5歲小童問:「行政長官,你嗰5000萬有冇交稅呀?」,「行政長官,你幾時死呀?」大家都知道這是假的,對不對?

如果小童現在的居住環境差,他的問題應該是「我幾時可以搬屋?」、「幾時可以上樓?」「幾時可以有自己一張床?」,但如果小童現在住得OK,根本不會有「長大可以住邊呀?」這個疑問,遑論去問香港有沒有足夠的土地,黐線。

大話原來不是講得多便有技巧,又或者他不知道甚麼叫藝術良心,係喎,一般良心都冇的人,要求他有藝術良心真的是太高要求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