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July 2014

小學緣

黎明在電影《墮落天使》裡說過 「殺手都有小學同學。」我懷疑我的人緣比殺手還要單薄。在香港,每平均十人就有六人使用Facebook ,以人口比例來說是全球之冠,但是在面書上,我連一個小學同學也找不到。 當然,我記得的小學同學名字也當真聊聊可數,而也有可能是在搜尋結果中擦身面過,因為我已經不會認得她們的樣貌,畢竟是過了數十年。

想了想,找到了會add 她們嗎?事實上是不會,一別數十年,沒有聯絡,這和陌生人是沒有分別的,恐防別人也不認得我,以為我是白撞的呢。想找尋她們的蹤影只是為了好奇,看看現在的模樣還剩幾分當年的影子,人生概況如何,八掛一番。

有一段時間每逢打開報紙,看到那些保險公司的員工架構與哂冷業績的廣告都會細心看看經紀們的名字,看看有沒有失散了的同學會在其中;甚或新聞的主角,如劫匪、受害人、被告,有沒有相熟的名字。我也一直期待有一個半個兒時相識會成了名人,這些年來只有一個中學同學參選過香港小姐,其他的都如人間蒸發,連萬能的facebook 也找不到她們,那班人去了哪裡呢?

香港很細,然而人海很大,生活的軌跡改變了也許一生也不會再遇上,消失了就是消失了;你有沒有發覺能在街上遇到的都是相熟的朋友? 每個星期都見面,偶然還要在街上碰到,久別的則很少重逢。

也許那班消失了的小學同學統統和我只有小學緣, 生命每一個階段都會出現不同人,緣份是盡了,怎麼也續不來。不過,縱然如此,我還是會繼續留意報紙,偶然也會再問問萬能的面書。


(原文刊於路訊網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