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4 June 2014

酒肉朋友

有一種朋友叫酒肉朋友,字面上看似乎充滿眨義,朋友間只吃吃喝喝,不幹正經事,就是豬朋狗友。
但是,為甚麼做朋友不能認真的大魚大肉呢?坐得埋一枱吃飯飲酒,你敬我、的敬你,吃得杯盤狼藉,這還真需要有點緣份。午餐的飯腳挑選沒那麼嚴謹,但佔得去一個晚上、一個周末用來吃喝,交情也應匪淺,第一個條件就是他們是你想見的人,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吃伴、酒腳,那麼容易找的嗎?最怕和那些雀仔腸吃飯,左黏一條菜、右挑一件雞已喊飽,和他們吃飯簡直浪費生命; 要有差不多的食量,相近的品味,對出街食飯有相同的價值觀才構得成一頓完美的一餐。

做得成酒腳也一樣,除了將以上種種條件換成喝酒也之外,還有酒品一環。有些人喝醉是專罵人的,這正是考驗友情的時候,要有不把酒精下出現的爭吵放在心上的氣度,包容那些發酒顛的朋友。酒精也能令人放低戒備,可以敞開心扇,坦誠對談,很多人也是因為喝酒而拉近了距離的,喝酒最能看得到真性情 。我寧願大魚大肉說真心話,也不要做一些吃沙律,口說道理,心裡想著如何推翻道理的偽君子做朋友。

朋友圍爐不一定要講佔中 ,假期相約做義工, 所謂有情飲水飽,適用的是情侶,不是朋友。酒肉也是滋養友誼的重要元素,吃一頓飯,喝一場酒是窩心的聯誼,人大了哪有這麼多心事去傾訴?能有酒肉朋友在側,歡樂時光、打邊爐,一call 成行,已是美事。
(原文刊於路訊網 )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