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3 June 2014

在社交網絡說再見

時為清明,那天我在面書看到有人掃墓的時候把親人的靈位照PO出,大吃一驚,立時將消息告之好友;好友勸說那不算最盡,他曾經見過有人將被瞻仰的遺容上面書。那時候我認為最盡也應如此;有甚麼比貼遺容更不恰當?原來,一山真的自有一山高。

再有一天,我又在社交網絡溜溜,赫然看到一張黑白照,看到床邊的把手便知那是一張病床,在床上的被白布蓋著,白布下有隆起之物,已經不想猜測那是甚麼;然後看到caption 寫著 “RIP my friend”。大膽假設那是一個生命剛完結時、一個人斷了氣不久,他的朋友剛看完最後一面便立此為照,之餘還與公眾分享。

世事無奇不有,有了網上世界更加令無奇不有的層次再深了一重。社交網絡是一個發洩情緒的場所,有時候只想把話說出來,有人理又好,無人LIKE都好,有人覺得含紗射影,向別人呃LIKE、渴求憐憫與安慰,甚麼都好,毋需理會,PO者只是想將那一下的情緒泄露一下。我了解的,但我不理解把一些需要打格的畫面貼出來的需要,去拜山,check-in 一下,好了吧,為甚麼要特寫靈位呢?要PO影像出來,可否先想一下觀眾的感受?

不理觀眾的感受也考慮一下被拍者的感受,照說朋友走了,傷心還來不及,思潮應如浪湧,回想那個人的一切、控訴命運的作弄、如何善後、如何安慰其他人,眼淚還未流下來便拿出手機來拍照,拍完之後還要發出去?難以理解。


死了的人最能保守秘密,也不能說不,我選擇不去認為社交網絡令私隱成為公眾知情權的一部份,人與人之間的基本尊重也被遺忘;我寧願相信那是他們的約定,約定在社交網絡說再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