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1 May 2014

甚麼人也想不起

上星期在東京巧遇地震,以前感受過的地震都像一剎那的暈船浪或事後的馬後砲,人feel 到,你又feel 到;但這次很不一樣,熟睡的我是給地震搖醒的。醒來的時候有點仿佛,我在何地呢?為甚麼會在船上,而且那麼大浪,回過神來才驚覺這是地震,醒來之後還有數十秒可以近距離感覺那種震盪。

沒有甚麼值得大驚少怪的,不過是六點二級,沙粒沒有淚印,火山也沒有亂噴,大自然在吼少少而已。但是,作為一個居於香港的人,經歷過最大的天災考驗不過是又一城變身水舞間,或者十年沒有兩次的十號風球,又或者港鐵在繁忙時間壞車。所以,這次地震的確好驚,我並不是想說人敵不過天這類廢話,只是事後有人問: 在那個危急關頭,你想起誰?而我誰也沒有想起。

那一刻我只是想到,假若地繼續震下去,震到甚麼時候應該走出酒店房間?出去之後應該走哪個方向?幾十秒一直聽著窗戶發出的哀鳴,然後便平復了; 而我做的第一件事是開電視,看當地的新聞報道,証實剛才真的是地震。至此,才想到剛才的驚心動魄可以告訴誰?然後又發覺那是清晨5點半,那只是小事一則,沒有誰值得收到我的深宵短訊。

「生死關頭,你想起的是誰?」這是一個將災難浪漫化的問題, 危急關頭不是應該先想起逃生方法嗎,為甚麼會想起誰?真的遇上災難,實在只會想到生路在哪裡;千鈞一髮,人的本能應該逃生為先,真的不會有閒暇去感情用事。除非直至確認前無去路,在等死的過程才會回想一下捨不得甚麼人,胡思亂想是也是一個奢侈的活動。


然而,「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甚麼人也想不起,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