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4 April 2014

既來之 則安之

「既來之則安之」是面對一些不能逆轉的事件時應採用的態度,明知客觀事實改變不了,既要來,便坦然面對,莊子,孔子兼備,是一種智慧。

這一種智慧用於公司裁員、情人分手、業主加租、曼聯輸波之類的種種不幸能夠減輕殺傷力。但是,用於未必已經一錘定音的未來,採「既來之 則安之」的態度,命未免認得太早吧。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在啟程往上海時, 寄語一眾同往訪問的議員應抱著「既來之 則安之」的態度參與所有行程。

這一句「既來之 則安之」十分曖昧,究竟所指是甚麼呢?

是否勸勉議員們和內地官員見面要抱著的態度,見到就見、講到就講、聽到就聽,不強求不強求永遠等候? 如果旨在保持良好關係,實在不必勞施動眾,政府內一直有人負責這方面的。一個討論,一個座談會,不能表達雙方的意見,甚至不能暢所欲言,那會面的意義是甚麼?公帑花在「既來之則安之」的身上便花的冤枉,相見不如不見。

不過,局長又可能另有所指。素聞在大陸傾生意見老闆,他們都喜歡帶客人去嫖妓,大家有看過「低俗喜劇」也一定明白。會不會局長溫馨提示,萬一張曉明,王光亞安排各位議員去叫雞便要「既來之則安之」,不一同嫖一嫖的話,便不算自己人;又或者安排大家吃豬西炒荷蘭豆也要「既來之則安之」,同聲同氣,臭味相投是打開話匣子的妙方。


假如官議員們能夠如斯忍辱負重,香港便有福了,市民可以懷著信心,毋需「既來之 則安之」。

1 comment:

Chuikaka said...

可惜,現階段的香港...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