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April 2014

竹蜻蜓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叮噹的法寶之中,你最喜歡哪一個?」

「這個嘛⋯⋯小時候很想有一塊記憶麵包,把課文都寫上去;其次也很想要隱身藥水。」

「你喜歡偷窺嗎?喜歡人家看不到你,你卻看到他們。」

「我只想知道我不在的時候,人家有否在背後說我壞話。」

「不需要隱身藥水也知道答案是有啦!似乎你有點缺乏安全感。」

「也許,小時候玩追、玩跑永遠不敢領前,因為怕一路跑,後面的人會全都消失。」

「如果你真的有隱身藥水,你會來偷看我嗎?看看我有沒有背著你和其他人約會。」

「這個用途真的很吸引,我不知道。現在應該不會,但有朝一日,有甚麼風吹草動⋯⋯疑心是一個重量級的敵人來挑戰信任。」

「那麼你看到我真的欺騙你,你又會現身嗎?」

「可能裝作甚麼也不知道。」

「那為甚麼要偷看?」

「為了不做傻瓜,就算被你欺騙都是我甘情願, 被蒙在鼓裡實在豬咁蠢 。」

「心甘情願被人欺騙還不是傻瓜??」

「那是愛的表現。」

「我不需要隱身藥水,我要隨意門,想到哪裡立刻去到,省卻很多不必要浪費的時間。」

「那麼性急嗎?省了的時間用來做甚麼?」

「未必是省時間,是更有效率。」

「高效率只應用在工作上。比起隨意門,我更喜歡竹蜻蜓。想去那裡便自己飛上天,可以享受天,享受風,欣賞景色;一下子經隨意門去到目的地,便失去了遊歷的過程,好像一下子便結婚,到了終點,沒有戀愛的過程,你想這樣嗎?」

「我明白,但是有時候過程實在不美麗,會有很多意外,或者蕩失路、或者巫婆會出來引誘你,未必可以去到終點;隨意門door to door ,免卻很多胡思亂想,夜長夢多,快快泊岸為上。」

「各有各好,應該先用竹蜻蜓,享受一下過程,過得十年八載,甚麼風景也看過,同時也時間無多,到時便用隨意門。」

「我以前一直用竹蜻蜓來戀愛,去過很多地方,不過從沒見過終點。」

「你現在隨時準備打開隨意門嗎?」

「去哪裡?」

「去終點。」

「你拿著的還是竹蜻蜓,我又怎能打開隨意門?」

「如果你想打開隨意門,我便給你鎖匙。」

「上了鎖嗎?」

「對,要用竹蜻蜓開鎖。」

「這⋯⋯」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還沒有勇氣打開放在她面前的隨意門,怕踏進去之後看到的不是大衛,又要重投竹蜻蜓的懷抱。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