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5 April 2014

靜止中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你有沒有試過偷拍我?」

「你怎麼知道?」

「我也試過偷拍你。」

「偷拍情人是一個正常而普遍的戀愛行為,喜歡才會偷拍,這跟合照不同,其實我比較喜歡偷拍。」

「真的?喜歡偷偷摸摸?」

「偷拍出來的影像,紀錄了當時自己有多喜歡那個人,鏡頭背後總是最真的;在鏡頭前,大家的笑容都是修飾過。」

「你甚麼時候偷拍我?」

「很多時候都偷拍,吃飯時、走路時、看電視時⋯⋯」

「為甚麼不給我看?」

「偷拍是為自己的收藏,給被偷拍者看便失卻了偷拍的意義。」

「一直都不會給我看嗎?不要忘記,我也有你的偷拍照,我們可以交換。」

「你又在甚麼時候偷拍我?」

「在你睡覺的時候。」

「全部都是?」

「對。」

「為甚麼要拍人睡覺?沒有聽過拍睡覺照會拍走人家的靈魂嗎?」

「想留低你靜止的模樣。」

「有啥特別?」

「會讓我更了解喜歡你甚麼,有些感覺,靜下來,輪廓才會清晰。」

「靜下來的輪廓,甚麼輪廓?」

「愛你的輪廓。」

「那是怎樣的?」

「漸漸看清楚,喜歡你甚麼?」

「要我睡覺時才看到?」

「睡覺時看更清楚。」

「我不明白,此話何解。」

「你靜止時,沒有動作,沒有說話,我們不是在溝通,你不是在取悅我,我也沒有對你提出任何要求,你只是一個在呼吸的生物。看著你,還有種愛著你的感覺,然後你種種優點,我喜歡你的一切便會浮現出來。」

「浮了甚麼出來?」

「很多,令我愛你的原因。」

「對你體貼入微,無微不至那些?」

「其中之一。」

「為甚麼要靜止才想到,平時感覺不到嗎?」

「感覺到,但是當初愛上那個人的原因往往會因為相處而漸漸被隱藏,有時候需要提醒一下自己。」

「那為甚至要偷拍呢?只看著不夠嗎?」

「你睡著的時候,愛你的感覺最強烈,所以想留念。」

「那就慘,即是我永遠都不會感受到那種強烈⋯⋯我經常比你先睡著嗎?」

「當然。」

「一半一半吧。我也看過你熟睡,不過沒有拍照,怕攝走了你的靈魂怎麼辦?看著已經夠, 我在你身邊能夠令你放鬆得有鼻鼾,我也覺得很安心。」

「鼻軒?你發夢。」

「你不信?那你先睡,我錄音給你。」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發覺對愛人的熱情減退了,試試看著他熟睡的樣子,將退卻的感覺靜止,讓愛的感覺在靜止中再度發芽,這個方法,瑪嘉烈覺得很有效。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