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8 March 2014

告訴我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有一天你不喜歡我,你會不會告訴我。」

「不喜歡,不是不愛,對不對?」

「愛少了。」

「愛少了是人之常情,好像運氣一樣,時高時低,沒有必要告訴你。」

「愛多愛少一個人怎會像運氣?運氣是無從預知,沒有前因,愛少了一定有原因。」

「⋯⋯不一定,愛是感覺來的,總有一次會發覺今天沒昨天那麼愛,但睡醒又如常。」

「為甚麼會又高又低?」

「感覺很難解釋,有人告訴你,分分秒秒都好愛你,那個人一定說謊,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萬一睡醒一覺,感覺沒有回來,怎麼辦?」

「再等一下。」

「真的沒有呢?你會告訴我嗎?」

「⋯⋯我也不知道,未必會。感情如人生一樣總有低潮,難道低潮的時候便結束生命嗎?不會的,慢慢捱過去。」

「感情的低潮不是捱就會過。」

「難道每次低潮都要拿出來討論嗎?情是用來談的,不是用來研究。低潮過一下子就沒有,不必太緊張。」

「再等一下,感覺都不回來,你又會怎樣?」

「你想怎樣?」

「我不想你明明都不愛我,但是因為責任仍然跟我在一起。」

「為甚麼不?責任都是愛。」

「責任都是愛?」

「當然啦, 不愛你便不會覺得有責任要負,拍拍手走人,因為愛你才會留低。」

「沒有感覺,又是愛?」

「沒有感覺可能是解作沒有牽腸掛肚、典床典蓆、毛管直豎的那些感覺,但仍然是愛你的。不過你又奇,很多女人都不知幾想男人負責任,愛不愛有甚麼所謂,肯結婚才是正經事。」

「那些好像施捨出來的心意真的不必,明明不愛,但又要裝好人負責任,和自己不愛的女人結婚很偉大嗎?」

「重點是,你愛那個人,自然想他和你結婚,管他愛不愛你呢?況且你不會知道他心底裡究竟愛不愛你,愛你多少,但肯結婚已是一種愛的表現。」

「你會因為責任而結婚嗎?」

「以前不會,現在或許會。」

「你明明說過要找到個很愛的人才會結婚,不是嗎?」

「如果對方需要我負這個責任,我絕對願意結婚,那是尊重和承諾也是愛的一種,仍執著於有沒有感覺,實在太幼稚。」

「我完全不明白也不同意,總之我不必你去負這些責任,我要和我結婚的人是為了愛我,不是為了負責任; 有一天你睡醒,發現你不愛我,你一定要告訴我。」

「我不會,如果你想我同你結婚,我一定結,而且我會令你覺得我很愛你。」

「為甚麼要這樣?」

「因為愛有很多不同形式和層次,你追求的那種,很危險,我這一種不會令你受到傷害。」

「你的是那種愛?」

「到時候你會明日的。」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最討厭被騙,但如果對方一直在身邊,一直說愛你,這是個善意的謊言呢?這種愛又算是甚麼呢?

2 comments:

Chuikaka said...

因責任但不愛對方而一起,好似不是太好

HoNam Lui said...

愛不愛跟婚姻沒大關係吧。。。
婚姻都是一種選擇
愛但不結婚也是可以的,對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