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1 March 2014

一隻蚊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為甚麼蚊咬完人之後,還要在人的耳邊擾釀?」

「因為蚊未夠飽,想添食。」

「這麼無聊的問題,為甚麼你會答?」

「這問題一點也不無聊,昆蟲學,也是心理學。人類也是這樣的,得些好意不回手,賴死不走在等候下一次有甜頭的機會。」

「我在賭場贏了錢便會收手,沒有甚麼貪念。」

「金錢只是慾望的其中一種,你控制到金錢慾未必控制到食慾。」

「我也控制到食慾,想到要減肥便甚麼也吃不下。」

「不要扮有自制能力,你追劇時追完一集又一集的時候是和那隻蚊沒有分別的。」

「追劇是有需要,不是慾望。」

「有需要是對的,不能半途而廢,但可以每天看一集,一次過通宵看完就要給電視劇控制了你的慾望。」

「就算是這樣,又有甚麼不好?只不過是電視劇,再說,就算是因為得到了甜頭,享受過一下的美滿,想再追求下去又有甚麼問題呢?」

「你這個問題也問得很好,但你有沒有看見蚊的下場,多數都是死於非命的,就是因為不懂見好即收,人應該比蚊聰明,避免自己受傷害。」

「怕受傷便會過著半飢半飽的人生,一生也未飽過地死去,飽滿地死於非命,你選擇哪一種?」

「 甚麼叫做飽?肚會飽但是慾望不會飽, 買完Toyota要買寶馬,買完寶馬要買林寶,得到一天就想再一個月,得到一個月就想一年,哪有盡頭?」

「人總要有目標,目標是進步的源動力,做甚麼也會受傷害,甚麼也不做也不會倖免。」

「總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太多,知道甚麼叫足夠。」

「例如甚麼?得到少少愛之後便離開?」

「得到少少愛便學習如何在少少愛的基礎上令自己滿足。」

「如果對方要繼續愛你,都不要嗎?」

「不是說不要,是到了有一天對方發覺對方不再想給你供血,便不要勉強,要靠吸過的血去維繫那一段關係,否則很容易一拍兩散。」

「不贊成,愛和血不同,愛是可以無止境的。」

「理論上是對的,但不是人人都遇得上。」

「也不是人人都會變成蚊的。」

「就算變成蚊,也是做一隻不纏擾的蚊。」

「沒有蚊是不煩人的。」

「如女人一樣?」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蚊其實有點像撲火燈蛾,追逐所需,不理生死,這是一件蠢事,但誰能說牠們不快樂?不顧一切得來的快樂如在香腸上加上茄醬和芥辣,盡情。

3 comments:

Jessica Kong said...

「總要知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太多,知道甚麼叫足夠。」
認同:)

Jessica Kong said...

Btw, 今日出書,恭喜!

Chuikaka said...

祝新書大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