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16 March 2014

戒不掉

「你試過戒掉某些習慣嗎?」

「應該沒有,沒有刻意的要戒,只是自然流失。」

「例如是甚麼?」

「講粗口。」

「吓?」

「你講粗口的嗎?」

「以前經常講。」

「為甚麼呢?」

「講粗口沒有為甚麼,沒有人有目的地講粗口,是自然的情緒表達。」

「你要表達甚麼情緒?」

「你不說粗口是不會明,未必是因為憤怒,有時遇上一些很過癮、很出色的事情,加個粗口字,層次是會提升的,例如: 好好食和好忍好食,那個好食的程度是有所不同的,好醜和好忍醜,醜的程度也不同。」

「為甚麼後來又不說?學多了形容詞嗎?」

「不知道。有一天,在街上聽到有人講粗口,然後發覺自己好像很久沒講過那些字,原來不知不覺中和粗口保持了一個距離。」

「之後再沒有說?」

「沒有,如粉筆字走了。」

「你現在會怎樣形容好忍好食?」

「好好食。」

「好好食和好忍好食的程度又相同嗎?」

「我和好忍好食已經沒有了當初的連繫和共鳴,所以不能比較。」

「那真的不算戒,戒是要控制自己的慾望,要經過掙扎。」

「又不一定,戒可以放低便放低,沒有掙扎,只是從此說再見,不會再重拾那件事。」

「我的戒和你的戒不同,不經過內心鬥爭不算戒,而且要戒的都是於已不好的。」

「你又戒過甚麼呢?」

「戒一個人。」

「戒甚麼人?」

「毒品級的人,會令人上癮的人。」

「那麼可怕?戒得掉嗎?但怎樣去衡量你已經成功戒掉那個人呢?」

「不被他影響自己的生活,決定,就算戒了。」

「不會再回來嗎?」

「會的,只是不會再因為那個人而令自己不快樂。」

「都算戒?」

「算,不會消失的,再想起,再見的時候感覺不到自己的情緒有起伏便算成功戒了。」

「戒的過程辛苦嗎?」

「不能說辛苦,不過當發現感覺又回來的時候,會十分沮喪,覺得自己很無能。就算你再說粗口也不會feel bad 對不對?因為根本粗口是無關痛癢的事情,你戒,不戒也不會有很大影響。但當那個人那件事在生命佔有一個重要席位,但又於你有害,不得不戒又戒不得是一件很糾纏的事情。」

「很多人對香煙都是這種感覺,想戒又戒不得。」

「只是和香煙糾纏,這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有些人生就是這麼簡單。」

「那麼我只戒過粗口,人生更簡單,對不?」

「但願如此。」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事實上她也試過戒煙,但是怎麼戒也失敗,總有一個晚上他又會燃起一根香煙,然後又想起一個人;究竟因為戒不掉那個人他才抽煙,還是因為戒不掉煙才想起那個人?這大抵是一個戒不掉的秘密。





3 comments:

HoNam Lui said...

粗口真的很難戒,一班朋友在一起時,大家都在講粗口,自己很自然跟着講

Chuikaka said...

時間會幫你戒掉一切

Jessica Kong said...

有好多野,唔係話戒就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