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January 2014

莫多龍

「陪我說話。」「你想說甚麼?」

「我想去看科莫多龍,你會陪我嗎?」

「科莫多龍!?那麼可怕的生物為甚麼要看?」

「只不過是巨型蜥蜴,和看大笨象,長頸鹿一樣。」

「科莫多龍又暴戾又有毒又醜陋,怎能和純良的大笨象和長頸鹿相比?但你想看我總會陪你去看的。」

「嗯,你不享受便不要陪我了,不要浪費時間。」

「問題是,你想不想我陪你去?」

「想,但我不想你因為陪我而去做一些你沒有興趣做的事情。」

「我的興趣是陪你,不是科莫多龍。」

「為甚麼你要陪我?你不陪我,你可以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會找朋友陪我。」

「因為我們是情侶,情侶是互相陪伴的。」

「錯了,情侶要互相分享,分享大家喜歡的才會有趣味。」

「可能你令我對科莫多龍產生興趣呢?」

「有次我和一班朋友去滑水,那時的男朋友對滑水一點興趣也沒有,但要死跟著我,根本不是為了陪我,只是想知道我和甚麼人一起,很煩厭呢。」

「我不是為了阻止你和朋友去旅行,我是真心想陪你的,但你要告訴我究竟科莫多龍吸引的地方是甚麼?」

「我想看看牠們怎樣暴戾,怎樣弱肉強食。」

「紀錄片不是已經看到嗎?要親眼看著牠們吃同類?」

「想知道看著那麼殘酷的畫面,我會有甚麼感覺。」

「如果你看過別人在你面前因為你而很傷心的樣子,那個感覺大抵是並不多,有沒有試
過?」

「哦,試過。我沒甚麼感覺,只可以說句 sorry, 我也不是存心要傷害人,很多時候傷心都是自找的。」

「那麼你看科莫多龍應該也沒有甚麼大感覺。」

「不同的,科莫多龍不會傷同類的心,最多把牠們吃掉。你試過傷心得像被吃掉嗎?」

「你知不知道傷心的時候,心真的好像被揪著,原來真的會痛。」

「真的嗎?」

「如果有一天我們要分開,你會怎樣跟我說?」

「你想呢?」

「我不知道,但可不可以出少少預告?不要劈頭第一句就說要分開。」

「怎樣出預告?先來冷淡一下,失蹤幾天?」

「我很怕再有那種心痛的感覺,我寧願你把我一口吃掉。」

「你想我做科莫多龍?」

「至少不會傷同類的心。」

「看,你開始對科莫多龍有好感了。」


瑪嘉烈這一晚失眠,睡不著的時候最喜歡和大衛pillow talk。瑪嘉烈想告訴大衛,心可以傷很多次的,過一陣子便會好起來,沒甚麼好怕的。

1 comment:

HoNam Lui said...

心傷太多次會產生抗體,就更難去放開所有愛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