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9 January 2014

我最喜歡的梅艷芳 - 七

如果要選梅艷芳的「西歌」,排第一名的一定是「耶利亞」,大佬,這首歌一不神秘,二不有型,除了可能因為梅艷芳欣賞童安格之外,完全想不到為甚麼要改篇;排第二的鐵定「夢裡共醉」,大佬電影配樂來的,要有貝托魯奇的美感才襯的,拿來改篇,未開聲已經睡著了。

好不容易等有一隻「 In Brazil」大碟,不是特別出色,只是有我喜歡的「夕陽之歌」。

「夕陽之歌」推出的時候,一聽便喜歡了,而且更買了那一張細碟,我是說近藤真彥那一首原裝正版,雖然不諳日文,根本唔知首歌講乜,但好音樂沒有語言界限就是這個意思。

然後好了,好歌自然有人改,有廣東版,兩個,分別是陳慧嫻的「千千闕歌」和梅艷芳的「夕陽之歌」。「千千闕歌」挾著慧嫻要走啦farewell 勢頭,氣勢確然贏了「夕陽之歌」,不過無論在私人感情上,或者是歌曲質素上我還是喜歡「夕陽之歌」。


為甚麼梅艷芳好像擁有特別多這種告別式歌曲?「夕陽之歌」、「珍惜再會時」、「回頭已是百年身」、「路⋯⋯始終告一段」,也許這是填詞人的責任,可能梅姐唱多一些「愛情陷阱」,「每天愛你多一些」這類開心歌,身體會健康一點,經常唱一些,孤獨、孤身、無人愛、我走先的歌曲,影響氣場嘛。

1 comment:

wy said...

是氣場啊!